穆卿

【青樱】《经年》——番外



  樱井良一家三口到黑子家时,火神大我正忙得焦头烂额,光已经三个月大了,刚刚学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技能:翻身!

  这边火神大我还在一平勺奶粉配三十毫升温水的宛如做化学实验一般的冲奶,那边光哇哇大哭的同时突然翻了个身,吓得火神一个激灵手一抖,滚烫地开水就倒在了桌子上。

  连忙拿毛巾去擦的时候,又响起了门铃声。

  火神只好丢下手里的毛巾,把光从婴儿床里抱起来轻轻晃了晃,拍抚了几下止了哭声,又来到门口给樱井他们开了门。

  纯子一看到火神叔叔怀里的一团,立即激动地伸出手臂来就要抱,纯子等四月就要升小学了,已然是一位小姐姐了。

 ...

【青樱】《经年》——part 6 正文 end



  樱井双手攀在青峰的后背,听了这话,心头涌上欣慰之意,暖暖的如一股温流席捲贫瘠,一瞬间,仿佛这几年来所遭受的一切,全都不算数了。

  正当樱井良打算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青峰一个用力的吻落了下来,樱井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抱紧了他,整个人身子都贴在青峰的身上。

  两人相凑的唇舌间交.缠的愈演愈烈,发出啧啧的细水声……樱井脑袋也渐渐不清明了,任青峰牵引着他向屋子里踱去……

当青峰把他轻轻压倒在床上时,樱井这才觉得趋势不对,带着阻止意味的握住青峰大辉那此时不太安分的手,有些歉意又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对不起青峰君,我……那个…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青樱】《经年》——part 5



  青峰惊讶地望着纯子,“纯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纯子嘻嘻笑了声,坐了起来,从床头柜里翻出来了一张照片,递给青峰。

  青峰接过来看,上面是自己和良的合影,高中时候的。那时他们刚打完一场比赛,那次成绩很不错,连连晋级,最终拿了第一,这张照片是他们庆功的时候照的。

  现在看来,照片里自己和良的面相还真是青涩,自己揽着良的肩让他靠着自己,良虽然皱着八字眉,但只是羞涩,看得出高兴的。
曾经年少时那一年多甜蜜的记忆也涌上心头,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爸爸经常看这张照片的。”纯子凑近些,依偎在青峰身边,青峰怕她冻着...

【青樱】《经年》——part 4



  呆坐在窗边一夜,也思索了一夜。直到天色泛成青白色,眼前愈发地清晰,青峰这才站了起来,躺回到柔软的床上稍作休息。

  樱井习惯性的早起,给纯子准备早餐和带到幼稚园的便当,等一切都忙完,也差不多该去叫醒纯子了。

  到纯子的房间里,樱井这才发现纯子的睡姿是侧躺着,把被子抱在怀里的,小胳膊小腿都露了一半出来,虽然穿着睡衣,但现在的天气到底还是冷的,樱井良心下一紧,连忙跑上前给纯子盖好被子。

  又忍不住心里责备起自己,纯子自出生起就一直跟着自己睡的,就是回来上了学,樱井还是舍不得让她自个儿睡。

但到底纯子是女孩子,又十分懂事,...

【青樱】《经年》——part 3



  黑子哲也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时,他正带着眼镜俯在电脑前工作,额前细碎的刘海被撩起来夹在后面,一副勤勤恳恳地模样。此时他却并没有起身,而只是盯着屏幕目不斜视,然后喊了声,“火神君…”

  呼的一阵门风袭来,火神大我腰上还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沾着咖喱酱的木铲,大声道,“怎么了怎么了!”

  连忙四顾巡视后,便看到了一旁桌子上亮着屏的手机,来电显示赫然地写着 “青峰君”。

  火神惊慌着把手机一把抄起贴在胸口,含糊道,“哈哈哈没事儿,好像是那个…骚扰电话…”

  黑子面无表情,只默默地朝火神站着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火...

【青樱】《经年》——part 2



  傍晚的时候,暮色渐涌,天空被夕阳染上了浓浓的暖橙色,路上时不时有穿着制服的学生嬉笑着结伴而行,或是站骑着单车的少年,他们身后被拉长的影子斜斜地映在柏油路上,远远的看上去像是一幅静谧地剪影画。

  这片的居民区,房屋建筑有些还保留了江户之风,干净的街道两旁,间错的深蓝色的布幔点缀在店铺门前,青峰开着车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条自己从未来过的小街。

  只得慢慢走着,四处张望着寻找有着“吉高寿司”字样的牌匾。直到看到不远处,樱井良伸手掀开布幔探出头来,朝自己招了招手,青峰微微一愣,紧接着连忙小跑而来。

  昨天晚上,樱井良并没有来得及认真看他,此时再见...

【青樱】《经年》——part 1



   II生子

   II走心走肾走套路

  樱井良时常想,自己总有一天会与青峰君重逢的,要么是自己主动去找他,要么在适当的场合,恰好的时间相遇。

  要么想法奢侈点,就是青峰君,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

  “我找了你很久,终于找到你了。”

  至少不该是此刻,樱井良还穿着沾了油渍的工作服,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桌虽然熟悉,但多少变得成熟些许的故友们。

   原本该像往常一样规矩的服从一切并不属于自己的工作,但头一回的,樱井良想拒绝...

【衍生】我的梦想是和你一起走红毯



2001年

黄韬站在领奖台上,台下空无一人,远处投来的光照的整个舞台都是亮的,他双手撑在桌子上,低着头。

偌大的报告厅都是安静的,完全感受不到,前不久这里发生过的那出精彩的闹剧。

噔…噔…  背后传来缓缓的脚步声。

黄韬莫名地安心,他猜得到是谁。

李涛暗暗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过了一会儿皱着眉安慰道,“喂,你别难受了……”

黄韬自嘲地笑了一声,转过身,像是宣誓般地对李涛说,“这次我是真的放手了。”

早上的时候李涛问黄韬,“你想好了啊?真的要告诉林天骄?”

然后接着又漫不经心地跟他说,“其实高翔走了也挺好的不是,以后也省得你再跟他对付了……”

原本两人并排...

【黑花】《故人归》番外--- 一晌贪欢

 

正文肝不下去了  骑自行车换脑

完全可以当作独立的小短篇来看  

后半部分走链接  想走回去的可以不点

一晌贪欢

入了夏,屋里如蒸笼般闷热,屋外日头更甚,蝉声鸣鸣作响。

这日难得的,生意场的事儿都处理完了,堂口又都交给黑瞎子了,解语花乐的清闲,待近晚太阳落山,院子里阴凉舒适,便搬了躺椅在树下,惬意的躺着。

还是觉得不甚自在,索性脱了鞋袜,露出白花花的脚丫和小腿踝,歪了歪身,翘在椅把上。

黑瞎子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个场景,槐树阴下的解语花侧躺着,似乎睡着了般,领口也微开着,露出了半截细致的锁骨。

“花儿,要...

【黑花】 《故人归 》民国风 —— part 3



北平的街上,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平常的很,该出摊的出摊,也没有什么大动乱,除了时不时有学生出来闹闹游行,毕竟五四运动后,学生们真的是有点事儿就爱闹游行。

对此解语花不予认同不予反对,但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估计宁愿自己去前线直面敌人,也不会窝里横的吧。

但转念想,自己又怎么舍得解家呢。

乱世嘛,也就该有乱世的样子。

解语花坐在汽车上,把车窗摇下来,车慢慢停下,卖报的小孩立马凑上来,“少爷,要份报吗?”

解语花给小孩递了块银元,自己伸手从他怀里拿了份报纸。

小孩激动地道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解语花摇上窗,对司机说,“回老宅。”说罢回头瞧了眼半躺在后排座,身上血迹斑斓的黑瞎子,...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