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原耽】《说好的来年不补考》——part 3 end

 

  彭泽林也一把将阿七拉开,“我们家可欣可是乖宝宝,你把我坑来了还想坑他!我跟你说啊,等我给你服完劳役了,我就跟可欣组合出道,不比跟你强啊。”

  阿七委屈的撇嘴,但也知道他说的是开玩笑的话, 
“呐,可欣咱别听他的,来来来咱俩加个微信,想通了就联系我呗!”

  孟可欣掏出手机,虽然他确实不可能玩音乐,但多交个朋友也是好的啊,而且他真的,真的很欣赏他们这些为了梦想而努力的人。

  彭泽林一脸“你大爷的敢撩我男人你丫是不是智障”的表情瞪着阿七。

  阿七则一脸“妈的老子交个朋友怎么了你丫是不是傻逼”的表情嘚瑟地回瞪彭泽林。

  两人在这边又玩了一会儿,阿七拉着孟可欣讨论一些唱歌的话题,阿七是专业的,孟可欣只是有天赋,所以要是上纲上线的聊也说不上啥,还好有彭泽林凑进来,大家一起瞎逼逼也蛮有意思的

  等到电影还有一段时间开场时,彭泽林便迫不及待的背上包,连忙拉着孟可欣直奔电影院去了。

  一部难得的非商业影片,纯粹的情调像极了老电影,演员演技也是没得说,故事情节慢慢诉述,温柔亢长,但具有带入感,所以也不会觉得无聊,画面也美,确实是不错,孟可欣在心里默默评价着。

  只是他没想到这部电影竟然是同性题材的,彭泽林不可能不知道,也不早告诉他,妈的!简直了!

  等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彭泽林想骑摩托送孟可欣,但孟可欣觉得还是坐深夜公交的好,一来不麻烦他,大半夜的他回来也不安全,二来他也一直很想体验那种坐公交看城市夜景的感觉,看看光怪陆离,看看霓虹车马,心静。

   彭泽林还是决定送他到站台,要看着他上车才放心,孟可欣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于是两人便一同并肩向站台走去,顺便再交流交流观影心得。

  “那个,你觉得刚刚那电影好看吗?”

  “还好,就是没想到,是讲那个的,而且结局好悲啊,看完了心情不好。”

  “那是电影啊,是悲剧的话是可以提升影片美感的,但现实不一样……我命由我不由天!咱们完全可以 happy end 大结局啊!”

  “妈的智障!”孟可欣白了他一眼,瞎扯什么犊子呢!

    到站台没过多久车就来了,孟可欣朝彭泽林摆摆手,就要走了,彭泽林突然喊住他,“孟可欣!我那天晚上跟你说的话不是开玩笑的!”

   孟可欣被他如此认真的语气吓得脚步停顿了一下,匆忙间回过头望他一眼,回了一句便挤上了公交。

   等他坐到座位上,明显感觉到心律不齐。

   他跟公交跑了,独留彭泽林在寒风中呆站了好一会儿。

   他说,“我知道啊。”




   彭泽林知道秦枫和欧杪冬在一起了是在大年三十那天,秦枫给他发了微信,说他跟老欧表白了,然后欧杪冬也答应了,并给他发了一张截图,五百二十块的红包,老欧发的。

    呵呵,真是有够虐的。

   “祝你们百年好合,早日生个智障儿!”

   彭泽林真的是被打击到了,当初还是秦枫先发现的他喜欢孟可欣的呢!而且表白也是他先的!唉,算了吧,这兄弟也别处了吧,彭泽林心里这么想的。

   “你大过年的能不能说点好话啊!别他妈自己郁郁不得志,就见不得人家好啊,而且你知道我有一路走来多不容易嘛!其实我心里苦的很!但我不说!!”

  秦枫哒哒地打了一堆字发给他,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收到回复,想想这样确实不道德 他如今算是幸福美满了,自己兄弟还单着啊,得帮!!

  “不如你再表白一次?给他送份充满爱意的新年礼物?我看英语六级卷子就不错嘛,他不是要考嘛!还有西食堂的生煎汤包小笼包!天天早上帮他买!当然顺便帮我带一份那就最好不过了,我包你一学期内追到他!!”

  …………

  彭泽林把他拉黑了,就是这样。


  晚上吃完年夜饭,彭爸爸忙着在各大软件上抢红包,彭妈妈忙着在包饺子,彭泽林把电视打开春晚来做为大年夜的背景音,然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彭妈妈见儿子大过年的都不高兴,也不管饺子了,在围裙上蹭了蹭手,就过来充当知心大姐。

  “儿子,咋了?是不是学习上遇到什么困难的?”

   彭泽林一副“我妈智障”的表情。

   “妈,您当我还是当年那个楞头三好生啊?我已经有自己喜欢的别的追求了好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你那意中人还没追到手儿?唉唉唉不是我说,你这熊孩子怎么回事儿啊,咋这么没出息呢!”彭妈妈拧过他的耳朵,彭爸爸听到连忙丢了手机也坐过来,爸妈一左一右,开始对他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

   “儿子,你知道当年我追你妈花了多长时间吗?就一天啊!见了一次面我就让你妈对我恋恋不忘了,你这…咋也不遗传遗传我呢!”

  “就是啊儿子,当年我跟你爸第一次约会,他怕我尴尬还顺带把我单位女同事都捎带上了,看电影啊!买了好大一袋水果!现在想想还是好浪漫啊!”

  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家人安排相亲并带有胁迫性质的情况下认识的,什么一见钟情,也就爸长得还好吧。看电影?请同事?还不是因为包了场不舍得浪费票钱吗,啧啧啧!

  彭泽林心里吐槽嘴上不说,看着爸妈开始回忆往事,并且带有你侬我侬的情意绵绵,他突然站起来!

  “爸妈!你们教训的是!我决定了!今年一定把他
追到手!不过你们也得答应我,只要我喜欢就好,其他的……哎算了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得出去一趟!”

  “唉?现在?!”彭爸爸一脸“孺子可教”的欣慰之状,彭妈妈则是有些担忧,但之后还是叮嘱了大过年的要注意安全。

   三十晚路上倒格外安静些了,彭泽林开着摩托车,一路嗞到城南。

  孟可欣跟他爸正好从他大伯家回来,离楼下不远就看到一辆熟悉且骚包的摩托,以及抱着头盔呆站在那儿的彭泽林。

  “找你的?”他爸问道。

  “嗯,我同学。”

  “哦哦,那你跟他一块去玩玩吧,我先回家看春晚了啊,也不要玩得太晚,我给你留饺子回来记得吃啊!”

  “不是…爸我没打算去玩啊!”孟可欣连忙解释。

  “哎,你这孩子就是的!人家大过年的来找你了,你可不要任性,要友好点儿。”

   彭泽林看到他们父子,连忙跑过来,看到他爸,乖乖的鞠了个躬,“叔叔好!新年快乐!”

   孟爸爸喜笑颜开,“你也新年快乐啊!”

   “叔叔,我找可欣一块儿去大桥上看烟花,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啊,可欣平时也不和朋友玩的,上次去城北也是去找你的吧!去吧去吧要注意安全哦!”

  “放心吧叔叔!叔叔再见!” 彭泽林点头哈腰的,拉过孟可欣,把头盔往他头上一扣,推他上了车,不由分说直接嗞向大桥。

   大桥上除了有几辆一看就是那种来放几百上千块的大型烟花造福市民的有钱人家的私家车停着外,也没有什么来往的车辆了。

   这一年到头大概也就只有这一个晚上吧,在家里是热闹的,只身在外是寂寞的。
 

   他们站在桥边近距离的看了好一会儿烟花,谁也没有说话。

   最先开口的倒是孟可欣,他的语气似乎带了几分决裂,缓缓地,一句一句。

  “彭泽林,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想过未来啊?你是不是趁着年轻趁着遇到我了,你想试试?这种禁忌恋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啊?”

  彭泽林急的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来玩笑也没有想玩你的意思!我是……”

  孟可欣打断他,“那好我问你,你觉得你爸妈会同意你和一个男生交往吗?你觉得我爸又能同意?现实真的很残酷,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要怎么面对?”

  彭泽林板着脸的看着孟可欣,看他的眼神却是急切饱满的。他想了想,终于还是说了。

   “你知道吗?秦枫他和老欧在一起了,唉唉,你先别急着惊讶,我跟你说,他们可不是仅仅师生的关系,虽然是远亲,但秦枫确实是得叫老欧一声舅舅的,所以你看他们都能……我们为什么不能……”

  孟可欣张大嘴巴瞪大眼,想说什么却又像卡了喉咙一般,老半天才消化下来,“什么?他们……真的?”  他依然惊魂未定。

  “嗯,那个你可千万别给兜出去了啊,我知道也是因为我猜的准,秦枫那小子瞒不住我,但这事儿可不能叫其他人知道了去啊!”

  “我明白我明白,放心我有分寸的。”孟可欣连连点头。

    彭泽林看了一下手表,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带着初次登台的那种紧张感,鼓足勇气睁开眼,看着孟可欣,认真又快速的说。

  “孟可欣!你从现在开始别说话听我说!!”

   孟可欣看着他,一脸懵逼。

  “现在离新年还差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我希望新的一年我们的关系可以有所改变,一直以来我对你都不仅仅只是兄弟情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话说多了就是矫情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大概是非常喜欢你的,哦不不!不是大概,我他妈就是喜欢你!我想成为可以睡在你被窝里的你的男朋友!我知道你担心顾虑的多,不愿意答应我,但是没关系如果你接受那我们就好好在一起,如果你不接受,那我就等你到你接受为止!”

  彭泽林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差点儿喘不上气儿来!孟可欣征住了,即便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但还是没好气的问,“你说完了?”

  “嗯……”彭泽林逼装完了气焰有点黯淡,语气带有七分的可怜。

  孟可欣转过身去,伏在桥栏上看星星看月亮看烟花,就差点跟烟抽着以突显他此刻从外表看上去的寂寥了。

   他叹了口气,又直径走向彭泽林,怒声道。

  “你他妈是不是傻逼,老子有说过不喜欢你吗!老子有说过不答应你吗!就他妈把现实跟你提提,一来试探你以免你他娘的后悔!你就痛快儿的说,你不在乎你不怕就他妈想和我在一起不就得了!妈的智障!你是不是傻?!”

  孟可欣憋不过,突突地一口气把想说的都说了。

  彭泽林目瞪口呆,口舌打结,激动地直拍脑瓜仁子,“我…我…我他妈还以为!你…你他妈就不能早告诉我吗!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

  “那次不是因为我快赶不上末班车了吗,而且我不是说了我知道吗,知道你的个变态图谋不轨还能跟你好!不是喜欢你是什么!”

   “你大爷的!你才是变态!”

   “你神经病啊!”

   “你有话不说,害得老子胡思乱想了那么久,你他妈还有理了!”

   “你傻啊,一个大男人向你表白,难不成你要如饥似渴的凑上去啊!我也是男人!我有尊严的!”

   “你要是向我表白我他妈能高兴疯了立马上了你!绝对不会吊着你的!”

   “滚!!”

   …………
   …………

  今夜欢乐无眠,今夜礼花满天。

  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

  两人最终还是打了一架。

     

      ——end——

 
   「  by   winds  」


写在后面:

  “ 原本只是由于自身怨念的原因在小号微博发的一个脑洞 说好的不写的 也不知道怎么就脑瓜仁子一热写了 一万来字也不知道写的啥逼玩意 名儿是之前定好的 虽然现在想来太不合适但也就这样吧 写都写了嘿嘿  ”  一位集婉约与豪放派于一身的污师如是说。


评论
热度(1)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