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黑花】 《故人归 》民国风 —— part 1

 

   民国十二年  北平  解府
   三四月的天,院内的海棠花开正满。
 
   解夫人牵着一个着粉衣的莫约七八岁的孩子走到厅前来,对着坐在解九爷旁边的来客说, “齐先生,这就是那孩子。”
  边说着边将穿粉衣的娃娃往前推了两步。

  齐先生盯着他瞧了瞧。
   “女娃子?”
  解夫人尴尬般地点了点头,望向坐在另一边的解九爷,解九爷轻咳一声,朝粉娃娃朝了朝手,粉娃娃便立即扑到他爷爷怀中。

  齐先生见那孩子也不知怕不怕他,一面抱着他爷爷一面还用他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 “解当家,这就是您的不是了,好好的女娃子不留在身边好好养着,舍得交给我带走?”

  解九爷叹了口气, “现在解家内忧外患,家里就这一个孩子,也只得请齐先生将他送到长沙去,让他跟着他二爷爷学戏,将来也好有个生计不是。”

  齐先生知道解九爷是个非常聪明的生意人,一直利用解家盘口和西洋人做军火交易,现下也不知究竟怎么了,但那是解家的内务事儿,他一个外人也管不着,如今这么做怕不过是想让自家孙儿全身而退罢了。

  “嗯,只是这一路先得到了天津坐火车,之后还要坐船,还得跟着运货的队走上一段旱路,怕就怕孩子受不了。”
   解夫人征住了,心下不忍,转念又怪罪老爷偏偏要找上这位。但也明白现在解家的局面,能不暴露的就不能暴露,而这孙儿可是解家最后的底牌。
   
  “只要平安送到长沙便好,我已寄去书信,一切都安排妥当,当然,我也自不会怠慢先生的。”
  
  齐先生点点头,“哪里话哪里话,应当的应当的!”嘴上客套的说着,心里却犯嘀咕。他娘的没想到现如今还干起了保镖的活,原以为自己这一段时间没活儿干,解老头是请他来夹喇嘛的呢。

  真是过气斗红不如狗。

  转眼见那孩子可爱,齐先生也将他招了来,搂在怀里,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儿?”

   粉娃娃细声回道,“解雨臣。”
   齐先生念叨几遍,“那以后你就跟着我,我送你去你二爷爷家可好?”
   又怕孩子听说要离家害怕,又连忙接着说,“你二爷爷家有好吃的,我带你去……”话音未落,便听见不似孩童般的笃定回答。
     “好。”

   民国十八年  长沙
   七八月的天,墙头的夹竹桃开的不声不响。

   齐先生几年在外漂着,却不曾涉足长沙。眼睛倒是越来越不行了,只得在西洋人那儿配了副墨镜,自己的真实姓名本就无人知晓,久而久之,道上人都唤他黑瞎子这个诨号。
   前不久在西安倒斗,虽然是拿钱参的别人的队,但还是偷偷拿了几件值钱的明器没有告诉别人。

   因为他想存钱娶媳妇了。

   花了好几十块大洋准备聘礼,都是一些名牌的洋玩意儿,用在货店买的礼盒装好,又跟老人家学,用大红绸缎绑了朵花。

   想着自己登门太唐突了,要不要找个媒婆什么的,但又想,人家姑娘是小时候就答应自己了的。现在肯定还在等着他呢,也不想整这些虚礼,打算明天直接登门去瞅瞅,同意了就下聘。

   算算过去六年了,当年的娃娃如今也该成个小大姑娘了,也不知长的怎么样,要是长的不好看,那他黑瞎子可是可以翻脸不认账的。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洗了脸,往头上涂了点油梳了梳,又擦了擦眼镜片,还换了身新买的黑色西装。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往二月红家赶。

  这天早晨习惯的起的早,解语花跟着师兄弟们在院里练功,本来昨天练了一晚的缩骨功,关节处还疼着,而且现在的他正处于变声期,二月红知道他将来也不会干这行,也不像对其他唱旦角儿的徒弟那般严苛。

  但解语花对于戏行来说,真的算是天资聪颖。二爷爷也万分想把他培养成如梅大师那般,只可惜他生在老九门解家,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

  
   “砰砰砰…”园子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粗鲁的敲门声。

   “谁啊,戏园子还没开门呢。”屋里有人嚷嚷怒斥。
  
   解语花虽也不悦,但还是过来拉了门栓, 开了门,只见屋外立着个黑漆漆的人影。

   “哟,小兄弟,我是来寻人的,不是听戏来的。”黑瞎子好声好气的说。

   解语花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迟疑片刻,还是请了他进来。

   黑瞎子高兴的进到院内,见到一群在练功的生旦净丑们都盯着他瞧,难免拘谨,不好意思说道,“哟,这么多人呐,你们忙你们忙,我啊来找媳妇儿的,不是找你们的。”

   “你来找谁?”有人问道。
   “你们有没有师姐师妹叫解雨辰的?我来找她,麻烦帮忙通传一声。”黑瞎子配着笑脸,即便这样,众人仍然觉得此人非善类也。

   众人皆摇头道不识,有个年长些的拉过解语花低声问道,“小花,解雨辰不是你…”话没说完,解语花急忙打断,对黑瞎子说,  “戏班从来都不收女孩的,先生怕是寻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是我亲眼见她拜的二月红的…罢了罢了,把你们师傅叫来,我直接问他便是。”

   大家面面相觑也不知当怎么办。
 
   解语花踌躇了片刻,还是说了,“我带你去见师傅。” 黑瞎子瞧他一眼,笑了笑。

  “那感情好啊,走着?”黑瞎子昂首挺胸地领头先走,解语花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走到他前面。

   二月红穿着件青色的长衫,拎着个小水壶哼着小曲儿在给游廊上的盆栽浇水,黑瞎子离得老远就瞧见他,立马扑上前去,大声说,“二月红!你他娘的把我媳妇弄哪儿去了!”

   二月红原本好好的修身养性呢,被他咋咋呼呼的吓得不轻,连忙拍了两下胸口顺了顺气。

  “我道是谁呢,原是齐先生啊,您这无影无踪这么些年,老长时间没见了啊!呦呦,来来来我瞧瞧……”二月红眯着眼凑近些盯着他看,顺手朝他脑门上用力一拍,“没大没小的东西!还敢冲我嚷嚷了!”

   解语花站在一旁没忍住偷笑了一声,黑瞎子瞪过来,他连忙收了回去,轻咳一声站好。

   二月红将水壶一丢,朝屋里走去,黑瞎子连忙跟上去。“小花,你也来一下。”解语花本来想走的,一听二爷爷吩咐也只好跟上了。

  进了里屋,黑瞎子就急着问。
  “二爷,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了,六年前我受解九爷之托将他孙女送来您这儿,这事儿不假吧?”

  “不假!” 二月红坐下来捧过一杯茶嘬了一口。

  “当年我跟她一路可吃了不少苦,要不是我护着,她也不能平安来长沙啊,怎么说这情分也是实在的对吧?”

  解语花紧紧抿着唇,低着头。

  “哦,我听明白了,你来是想见见他?”
  “嗨,也差不多吧,总得先见着面再说。”我跟她可是定了亲的,后半句黑瞎子没说。

  “花儿,来来来,见过你齐叔叔。”二月红把解语花喊到黑瞎子面前。

   黑瞎子猛地一下愣住了,叔叔……那是只有小雨臣才能叫的!

  “齐……齐先生。”解语花瞧着这些年面相也没变老的他,怎么也不好意思再喊人家叔叔了,自己也长大了,本来小时候的事情也不大记得清,也故意的想忘记一些,他这一来,算是全乱套了。

  “还不快来谢谢你齐叔叔,当年他把你撂下就忙着走了,咱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报答人家呢。”
 
    “他?怎么可能是他!”
    黑瞎子不可置信的盯着解语花,一把拉过来,板过他的脸来左右仔细瞧看,又往他胸部摸了摸。 解语花挣脱开来,恼羞地瞅着黑瞎子。

   黑瞎子心想,说不定只是发育不好。

   忍不住往他裆部望去。

   “咳咳!”二月红制止住,“齐先生啊,你这眼神怕是打娘胎里就不行了吧。”

   黑瞎子瘫坐在椅子上,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娘的,这老天爷是成心跟他过不去?!

  再一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也没人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解雨辰到底是少爷还是小姐,再再想想,当年一路上,因为心里顾忌他是女娃子,他上茅房洗澡自己都是避着的……啊啊啊!黑瞎子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些年来的念想全泡汤了。
 
  黑瞎子瞪大眼睛认认真真的望着解语花,“可是…你小时候还说要嫁给我,你是唬我玩的?你!早知道当年就真把你卖咯!老子省吃俭用的全喂你小子了,你他娘的还骗我!”

  “我没有要唬你!你这个人也是不讲理,什么时
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这么大的人了难不成还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解语花也急了,觉得黑瞎子就是个泼皮蛮子!

  “好嘛!你还不认帐了!”黑瞎子心里很郁闷,早知道头两年就同意卖炒饭的姑娘的表白了!毕竟人家做的青椒炒饭!不是一般的好吃!每次他去还特意给他加一勺肉丝!!

   啊……好饿。

   “得了得了,原都是误会,如今也算是久别重逢,齐先生留下吃个便饭?”二月红婉言。

   这他娘的还差不多!黑瞎子心里暗想,指着解语花说,“叫他陪着我。”
  不管咋说,说好的媳妇没了,黑瞎子的心灵受到了少吃十份青椒炒饭的伤害!!

  
  等到中午招呼完黑瞎子把他打发走后,二月红把
解语花叫到书房。

  “今天那位齐先生,便是道上的黑瞎子,你知道吗?”二月红问道。
“能猜的到。”

“花儿,黑瞎子这号儿在道上也是不容小觑的,若是他还记着你,那将来你回了解家,他定也会帮你不少。解九的如意算盘我还是懂的,你,可以跟他多相处相处。”二月红关切地叮嘱着。

 解语花坐在一边点点头没有说话。
 
二月红心里到底还是不安心,对于黑瞎子,他也不算多了解,是否能为己用也未可知。
“只是小花,我也得提醒你,黑瞎子此人孑然一身,虽没什么背影,但正因为如此,他若是拼起命来,可也是什么都不顾的。”

 “明白了,师傅。”解语花低着头,心里头从再见到黑瞎子那一眼起,就没不颤过。

  二月红想起抽屉里那封从北平寄来的信,又用一种生怕他下一秒就不见了的眼神紧紧看着解语花,解语花一直魂不守舍的,也没注意到这些,二月红本来想现在就递给他看,但现下还是有万般的不舍,只好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对解语花说。

  “行了,你回去吧。”

  “哎……”解语花站起来,向他鞠了一躬。
   二月红望着解语花转身离去的背影突然叫住他。

  “花儿,你这些年跟着二爷爷,开心吗?”
  解语花转过身来,点点头,“自然,二爷爷对解语花的恩德,解雨辰一定会铭记于心的。”

  二月红笑了,额头的皱纹也舒展来开,“那便好,那便好。”
  
   那天之后黑瞎子起初还不死心,天天来转悠转悠,后来索性直接住了进来,二月红与他有些交情,便尽了地主之谊。

  黑瞎子有事儿没事儿就粘着解语花,这会子又凑过来找他说话。

  “哎对了,你那名儿咋回事,之前不叫这个的。”黑瞎子问道。

  “还是我缠着师傅给取的,他答应我爷爷教我学戏,给我取名。”

  “你跟二爷学唱花旦的,解语花?…花儿…呦!你二爷爷给你取了个好名字啊。”
 
  解语花看天看云看池塘里的小鱼就是没理他。

“嗨,我想清楚了,我也不管你是男是女了,好歹咱们也是旧相识,当年的事儿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黑瞎子见他不理自己又继续扯话题。

 “都记得的……”解语花低声说。

  黑瞎子听到就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拉过解语花坐下来聊天。

  “你小时候啊,我送你来长沙的路上骗你,说要把你卖给人贩子,我以为你会哭,结果你说,把我送到二爷爷家,我二爷爷给的钱一定比人贩子多。你说你是不是傻,其实当时我就想吓唬吓唬你,哪还能真把你卖咯?”
  黑瞎子自己咯咯笑起来,解语花还是没什么反应。

  “齐先生,我比较好奇的是,当年我爷爷给你啥了?”

   “哦,那个啊,一套小四合院,好像离紫禁城不远。我这几年也没去瞧过。不过哪天我要是回去,就有家住了。”

  解语花点点头,他爷爷为了他果然舍得,估计黑瞎子也就那一套房产,迟早是要回北平去的,当然解家在那儿,他也是。

  “还有啊,当时我要走了,你拉着我衣角不让我走,我就问你,愿不愿意长大了做我媳妇,你当时不情愿的样子,然后才跟我说愿意,只是之前也有一个小孩说要娶你,你有些为难了。”

  解语花听到这里才不禁觉得好笑。

  “齐先生说的这些其实我都记得,其实我见到你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只是装作不认识罢了,我小时候确实嗯,那个嗯没有什么性别概念,但长大了就懂了。我没想到你会回来,而且…”
  解语花别过脸去,大概不想他看到自己的脸色。

  “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小时候的玩笑话。”

  黑瞎子撑了个懒腰,双手垫在脑后,“是啊,本来我没当玩笑的,如今倒真成了个玩笑了。”

  过了一会儿又说。
 
  “我估计你那发小再见到你也得吃一惊。”


  ——————

  圈地自萌 & ooc 

  我知道花儿爷应该是八岁就接管解家的  
  这边就算私设吧 反正他也快回去了
  黑瞎子这个人物实在把握不好  
  但之后应该会好点吧
  毕竟现在这个时间段花儿还是个小正太啊嘿嘿







评论(2)
热度(3)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