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影记】 重温——春光乍泄

 

  很久之前听说过这部电影  无论是从名字或是题材看来  都过于禁忌  第一次观看 大概是两年多前  阿楠用蓝牙给我传输了这部影片

  当时觉得影片拍摄真的很美  虽然格调平淡甚至有些不解其意   但还是喜欢 无疑也是因为哥哥 毕竟对于他的电影 向来是没有抵抗力的
  且对老电影 尤其是文艺片  也是如此

  今天下了一整天连绵的雨  慵懒的也难得的休息了个够 长期以来累积的倦意也减轻了不少  到了下午的时候  出门吹了吹风  天空是灰暗的 气温不低 风却带着微凉 空气中似乎带着一些 像远去的时光里 初夏的 气息 
  终于像之前幻想的那样 睡到昏天黑地 醒来什么都不用做  有风相伴  然后就想  这样闲散的日子里  不看部电影也是可惜了 
  那  看什么 

  第一个想到的  便是  春光乍泄

  黎耀辉  何宝荣  每每在心头念起他们的名字  都会有丝丝隽永的情怀涌上
  大概是他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画面太美  连同着他们的名字都被赋予了浓浓的文艺感

  好了  来说说他们的故事吧

  影片的开场  黎耀辉说  他和何宝荣在一起很久了  中途也分开过  但只要何宝荣说出那句 “不如我们 从头来过” 他就会和他重新在一起
  这句话对于黎耀辉杀伤力太大  于是他们为了重新来过 从香港来到阿根廷旅行
  之后便有有一段黑白色调的  两具赤裸的男性躯体激烈交缠着  十分露骨的床戏 
情色与色情是不同概念的两个词语   很明显这段戏码属于前者

  影片有很多黑白色调的片段  但黑白色调在很多时候 或多或少的带着压抑的气氛
他们想要去伊瓜苏看瀑布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迷了路  轻微的争执后  何宝荣说  太闷了  不如分开一下 
 
  何宝荣就像个孩子一样  任性  不愿意受约束  但在外面受伤了  还是会想要回到那个爱自己的人的身边 
  黎耀辉有时也像个孩子  执拗   明明还是那么爱着何宝荣  却不说出口来
  
  他们在异国他乡  一间阴暗的  下雨天床上会有虱子的出租屋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是黎耀辉说的  那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可是我并没有觉得他们有多幸福

  一个不懂珍惜  一个不懂表达   黎耀辉偷偷藏起了何宝荣的护照  抵触何宝荣的亲昵  投怀送抱   却还悉心的照顾手伤的他  在深夜去给他买香烟   病了也裹着毛毯给他做饭
  在何宝荣伤好后  更是害怕他离开自己 变相的试图软禁何宝荣  也许他是真的爱他吧   可是到后来  他还是放弃了  他不想再与何宝荣重新来过

  何宝荣走后  他睡在他睡过的床上  趴着睡  抱着枕头
  这都是何宝荣的习惯

  寂寞的人都是一样的  决定离开何宝荣又送走了对其有好感的小张之后的黎耀辉   也变的和何宝荣一样放纵 

  何宝荣是那种等到失去后才会幡然醒悟的吧   他一个人回到他们之前住的屋子里  擦地  将买来的香烟摆好  做着黎耀辉曾经做过的事   但当他意识到那个爱自己的黎耀辉再也不会回来了的时候  还是蜷缩在小床上哭的不能自已

  像个孩子

  黎耀辉回香港之前还是去了伊瓜苏瀑布  走了很多冤枉路   等到他站在瀑布下  浑身被浇的湿透   他说

  他一直以为  站在瀑布下的会是两个人

  突然有些明白 《春光乍泄》这个片名的含义了
  有的人只能等你一阵子  但不能等你一辈子   就像乍泄的春光  你不去珍惜  照样也会离你而去

  

   多年后   有影迷问梁朝伟
  “黎耀辉  你还记得何宝荣吗?”
   梁朝伟说  “记得  哥哥一直在我心中”  

   哥哥最害怕被忘记 
  
   但你知不知道黎耀辉还记得何宝荣啊

  还记得看十周年纪念演唱会的时候  梁朝伟独自一人坐在台上  他拿着话筒   说
  在哥哥离去不久  他的手机  还存着他的电话 有一天  他不小心拨通  听到了哥哥的声音说   请留言
 
  梁朝伟留言
  他说

“ 不如我们 从头来过 ”

   
 

 
 
 
 
  

 

评论(2)
热度(10)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