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黑花】 《故人归 》民国风 —— part 3



北平的街上,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平常的很,该出摊的出摊,也没有什么大动乱,除了时不时有学生出来闹闹游行,毕竟五四运动后,学生们真的是有点事儿就爱闹游行。

对此解语花不予认同不予反对,但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估计宁愿自己去前线直面敌人,也不会窝里横的吧。

但转念想,自己又怎么舍得解家呢。

乱世嘛,也就该有乱世的样子。

解语花坐在汽车上,把车窗摇下来,车慢慢停下,卖报的小孩立马凑上来,“少爷,要份报吗?”

解语花给小孩递了块银元,自己伸手从他怀里拿了份报纸。

小孩激动地道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解语花摇上窗,对司机说,“回老宅。”说罢回头瞧了眼半躺在后排座,身上血迹斑斓的黑瞎子,微微蹙眉,转过头翻开报纸。

捡回黑瞎子是在城南的堂口,解语花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自长沙一别,现如今,已有五年,而上一次和黑瞎子一同在北平,竟已有十一年之久。

“你终于回来了么……瞎子……”

黑瞎子挣扎开双眼后,还以为自己进入了场美梦,他梦见,他睡在雕花红木的床上,屋子里的墙上挂着水墨书画,桌子瓷盘上一缕清烟,散发着檀香。

他狠狠吸了几下,这样的场景,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夏季的午后,额娘总会在他午睡时,点上一柱香,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啊,这样的梦真好。

“额娘……额娘……”黑瞎子低声呓语道。

站在窗前的解语花听到轻微的响动,立马走过来。

“你……醒了?”

黑瞎子被这一声唤的突然清醒,意识到这并不是在梦里,可一时半会还有些迟疑,大概也是因为有伤在身,竟愣了半晌才开口说话。

“我这是到哪儿了?是死了上天了?”

解语花嘴角微搐,不再作答。

黑瞎子眨了眨几下眼,终于将视焦对的清晰些,他看着解语花,客气地问道,“此处可是仙人的闺房?”

黑瞎子又仔细的环顾四周,直到额头上感到一触温柔,竟是解语花将手背抵上。

“也不算烫,应该没毛病,你…可还认得我?”

“仙人长的很像我一位故人,只是他没你长的好,而且他肯定还活的好好的呢。”黑瞎子有气无力的说着。

解语花无奈的轻叹口气,“你他娘再接着装!”

黑瞎子撑起身,“嘿嘿,花儿,开个玩笑嘛!”

“你的伤怎么回事?你应该就这两天才回的北平,是惹了什么麻烦?” 解语花没有闲情逸致跟他计较他的玩闹,连忙问了该问的。

黑瞎子没心没肺的笑着,“嗨,我确实是前脚刚踏进城门呢,正闲逛着呢,好家伙突然冒出一帮人!得亏他们手里没有真家伙,不然我命可就没了。”

“你手里头有枪怎么不用?”解语花饶有意味的看着他。黑瞎子依旧笑着,轻轻摇着头。“民国政府杀人偿命的规矩我当真不知道啊?”

解语花自顾自接着说。

“不会是你早年间许下的姑娘,等了你几年,你也不回来娶她,怨恨了你,见你回来了便找人蓄意报复你吧?”

“嘿嘿,差不多吧。”黑瞎子想了想事由,觉得这么解释倒是最贴切不过了,再往深了想想,要是如此那真是令人开心的紧,忍不住又是一阵笑。

“你既然回来了,又受了伤,还是先在我这儿住下吧。”解语花把药端过来,“快凉了,你一口喝了吧。”

黑瞎子连忙接过,“哎呦,劳烦您嘞。”黑瞎子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怪不得感到干爽,原来全是换过了的,心头涌过一股暖流,低声说,“花儿,谢谢你。”

“你睡的时间不长,再休息会儿,我不打扰你了。”解语花似乎没有听见,或是也不甚在意,俯身将被子掖好,塞了块糖块在黑瞎子手心里,便退出房去。

黑瞎子目送解语花离去,一仰头喝尽苦涩的药,把糖块扔到嘴里。

甜!太他娘的甜了!!

老宅的书房里。

“查到什么情况了吗?”解语花坐在案前,询问手下。

“回当家,查出来了,和黑瞎子交手的,是咱们城南堂口的伙计,当家!他一个人可伤了咱不少人呢!”手下激动的说着。

解语花面无表情,双手交合撑在桌子上,片刻后淡淡的说,“知道了,把这事儿压下去吧。

“可当家的!那伙计们要是闹………”手下急了,这完全不像当家平日里雷厉风行的作风啊!

“谁要是闹就把谁撵出去吧,要讨说法直接找我便是。”解语花的语气带着微怒。

“当家!”

“行了,你下去吧。”

“是……”手下自知多说无益,便不再自找没趣。

天渐渐暗下,冬天的日子总是这么短。

解语花摸着手腕上的手表,心里有再多疑问也只化作一个。

黑瞎子,你回来是要干什么。

——————

混更的!短小的一章哈哈哈  下次争取粗长~

评论
热度(1)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