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衍生】我的梦想是和你一起走红毯



2001年


黄韬站在领奖台上,台下空无一人,远处投来的光照的整个舞台都是亮的,他双手撑在桌子上,低着头。

偌大的报告厅都是安静的,完全感受不到,前不久这里发生过的那出精彩的闹剧。

噔…噔…  背后传来缓缓的脚步声。

黄韬莫名地安心,他猜得到是谁。

李涛暗暗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过了一会儿皱着眉安慰道,“喂,你别难受了……”

黄韬自嘲地笑了一声,转过身,像是宣誓般地对李涛说,“这次我是真的放手了。”



早上的时候李涛问黄韬,“你想好了啊?真的要告诉林天骄?”

然后接着又漫不经心地跟他说,“其实高翔走了也挺好的不是,以后也省得你再跟他对付了……”

原本两人并排而行好好的,突然黄韬停下了脚步,李涛也跟着停下。

“如果今天不说,我会不安的。”黄韬语气里带着笃定。

初夏,空气有些潮湿,像是快有雨,微微地闷热。

“行啊,你想做什么都行。”李涛从后面轻轻推了他一把,笑着催促着,“快走吧,一会儿你去找你的林天骄。”

黄韬喜欢林天骄,至少在李涛这不算秘密。


“你是没看到,我刚才可是冲在第一个帮林天骄拦保安的!我把那帮人帽子都掀了哈哈哈!” 李涛绘声绘色着说。

“哦?是吗,这次咱们可都找着机会疯了,小心明天广播通报批评。”

黄韬也是,轻松地笑着的。

李涛看着他,不再担心,坦然大方地说,“青春嘛,就是要大胆放肆点!哈哈,你不觉得很有意义吗?”

李涛看的出来黄韬眼神里还存有的几分黯淡,但选择视而不见,这是骄傲的黄韬,他不会让他的姿态低哪怕一分的。

“走了啊。” 黄韬只是浅浅地笑着,走到李涛面前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往台下走去。

“哦………喂!等等我!”李涛后知后觉,向无数次的那样,追上他的背影。



夏天的清晨,阳光已经足够的强烈,路两旁茂盛的梧桐树下都是斑驳的光影,一半深暗一半明亮。

李涛手里捧了个小本子,一边看着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地走在这条路上。这是上学的必经之路,不过这个点儿路上的同学还不是很多。

突然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没骑车?” 黄韬骑着自行车路过正好看见了他。

李涛扭过头看到他有点惊讶,但也没掩饰笑意,笑道,“嘿嘿,我车今儿坏了。”

黄韬停下来,一只脚踩在地上支撑着,拍了拍自己的车说,“上来,我带你。”

“拉倒吧,我人高马大的,再说你这车有位置坐吗?”李涛仔细看了看黄韬的车,连后座都没有。

“坐前面。” 黄韬把他拉到眼前,挺直了腰背,在车杠处留出了一块很大的空隙,“这儿不是有位置吗?”

李涛苦笑着摆摆手,“算了吧,我可比林天骄重多了,体积也大,坐不得。”

黄韬有点恼怒地皱了下眉,只是严肃地说,“快点上来。”

李涛愣住了,原来不是说着玩的?心下犹豫几秒,然后欢快地跳坐在车杠上,“那你可得骑稳了。”

透过枝桠的光点洒落在缓缓前行的两人身上,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画面也十分清奇。

李涛全身都紧张地僵硬着,不太情愿地说,“不如……我还是下来跑吧?”

“好好背你的单词。”黄韬没理会他。

李涛哦的一声,想起了手里的小本子,上面的确是手抄的英语单词,但此时此刻怎么可能还看的下去。

李涛悄悄移动视线去偷看黄韬,好在他看起来也没有很吃力。黄韬轻轻地上扬了嘴角问他,“你怎么突然这么认真学习了?”

虽说李涛成绩不差,但从来也没有把学习当成多重要的事儿,过得去就好,玩可比学习有意思。

“那个,因为我想考清华啊,虽然不太可能。”

“谁说不可能了?”黄韬急忙回道,又缓解尴尬式的轻咳一声然后接着说,“不过为什么想上清华,有很多不错的大学你都可以去啊,考清华压力太大了。”

李涛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笑着说道,“林天骄要考清华,你说你也要考,那我做兄弟的,陪你一起拼一把不行?你看我是不是特别够意思!”

“你怎么老是提林天骄?”黄韬有点不耐烦。

李涛不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几秒,黄韬微微叹息一声说,“我是真的不喜欢林天骄了,你不用再在我面前提起她。”

“真的?”李涛试探地问道,黄韬自顾自地骑车,李涛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开心啊,以后再也不用在你面前提林大班长咯!哈哈哈…”

黄韬也跟着轻声笑了起来,奋力的瞪了几下踏板,很快的向前行去,拉起的风吹动两人白色制服衬衫的衣角。

“不如,我们还是考同一所大学吧。”

像是镜头依旧停留在这条静谧的街道,而那两人已经远去离开了画面,只听见却不知是谁说的那句。




2003年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下一层楼梯,就是黄韬的宿舍。

这条路李涛每天至少走两遍。

这天下午,李涛准备去上课,走之前特地在包里多放了个口罩,然后去找黄韬。

敲门后,开门的是黄韬的舍友,显然是收拾好准备动身的样子,见是李涛来了松了口气般,说“黄韬还睡着呢,我喊他也不醒,正好你来了。”

李涛笑道,“哟,是吗?还是第一次见他赖床,你等着,我马上就能把他叫醒。”

说完进了屋,他们的宿舍床铺都要梯子爬上去,下面的是书桌。李涛走到床边,抬起手臂从上铺铁栏杆空隙伸进去推了推黄韬,“黄韬,醒醒,快上课了。”

如此见他也没什么反应,便踩着他的板凳,想掀他被子。

站的高些能看清楚黄韬的脸,他这才发现黄韬的面颊泛红,眉头也紧皱着,李涛心里慌了一下,有些害怕似的去试探他的体温。

手上感受到的热度,吓得李涛心脏似乎都骤停了一秒,不由来的紧张开始吞噬神经,李涛故作镇定回过头,冲着那位同学笑道,“这小子,难得犯懒不想起,我在这儿等他,你先去上课吧。”

舍友往黄韬床铺上瞧了一眼,有点儿不放心,但还是说了句,“反正下午的课也不点名儿,你们不用急,我就先走了啊。”说完跟李涛挥了挥手就走了。

待舍友走远些,李涛连忙跑到门口将宿舍的门关上,然后打开窗户通风,又打来了盆热水,在黄韬的衣架上随手抓了条毛巾,浸到水盆里,指尖触碰到水面被烫的条件反射缩了回来,但还是忍住,加了些冷水,拧了块温热的湿毛巾,爬到黄韬的床上,给他擦脸,又将掖的严严实实的被子松开散热。

现在这个时期,一旦发烧就会被隔离,而隔离区的许多人都是传染源,也许本身是没事儿的,一旦去了隔离区被染上了就糟了。

李涛此时的头脑异常的清明,哪怕心急促的慌跳着,但还是让自己冷静下了,突然想起自己宿舍有酒精,也不怕吵醒黄韬,蹭的一下跳下床,跑回自己的宿舍拿了酒精又急匆匆地赶回来。

倒了一点酒精在手心里,揉开后,擦在黄韬的脑门上,又掀开他的被子,来回几次的用温毛巾给他擦身子。

好一阵忙活下来,黄韬竟然也没有醒,李涛喘了几口气,就着他身边躺下,拍了拍他的脸,“喂,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

黄韬面色看起来似乎没那么难受了,就像只是简单的睡着那般,李涛高度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看了看手表,反正现在这个时间上课肯定来不及了,索性不去拉倒。

李涛侧着身子,尽量让黄韬能睡的宽敞,仔细的去观察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整个人僵持住,接着像是鼓足勇气做贼般,慢慢地握过他的手,偷偷地十指相扣,微微粗糙的掌纹互相摩擦,李涛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在心里一直默默告诉自己千万要珍惜此时难得的像是偷来的片刻,因为不会再有下次了。

直到犯了困意,渐渐竟也进入了睡梦。

傍晚时分,暮色四合,温暖的橘红色的夕阳笼罩着小小的房间,黄韬感觉自己像是难得的睡了一场好觉,浑身都很舒适,故贪婪的不愿意睁开眼,待清醒后,才意识到身旁有安稳的呼吸。

黄韬看着自己手心上覆着的那只手的主人,那个侧朝自己,合衣而睡的人,像是被吸引住,很久都不舍得离开视线。

过了一会儿黄韬低声轻唤,“李涛…李涛…” 哪怕真的不愿意他醒来,但看这个时间,一会儿舍友们吃完晚饭就该陆续回来了。

李涛是惊醒的,一下子坐了起来,迷糊间喊了黄韬一声,发现他已经醒了,这次彻底放下心,连忙抽回自己的手,问他,“你感觉怎么样?还觉不觉得热?”

两人手心间捂出的汗瞬间快速的蒸发,散热,彼此感受到的是脱离温存般泛起的凉意。

“我好多了,中午特别难受,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睡了一下午。”

李涛如释重负叹息一声,“你是发烧了啊!真的是把我吓死了!跟你说多少次了,出门要带口罩,现在这种时候,发烧是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黄韬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没有底气也不辩护,就这么甘愿的接受训斥,然后认错。
“我知道了,对不起。”

“跟我对不起有什么用啊!你不保护好自己吃苦的又不是我。”李涛气不打一处来。

黄韬知道自己这么快好肯定是因为李涛帮助的,心里有一半的感动一半的歉意,让他担心了,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他,“谢谢……”

“嗨,兄弟嘛,我可不想你被拖去隔离间,到时候都没人陪我吃饭了。”

李涛伸了个懒腰,爬下床,从自己包里翻出一个崭新的口罩。“给你的,你看现在外面大家都带,这都算是潮流了,咱们可不能落伍!”

“谢谢你。”黄韬也起身下了床,这种时候他反而语言障碍般的,除了谢谢,其他的话想说也哽咽在喉说不出口。

这段时期的时光,像是被拖的很远很远,安逸美好。他们如愿的考了同一所大学,每天都见的到面,李涛依旧是他的小尾巴,会重复他的话给其他人听,无限的帮助他……

“饿死了,我去要食堂吃饭了,你饭盆呢,嗯,你就别出去了,病还没好透呢,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李涛……”

“嗯,怎么了?”

“谢谢你。”

李涛正在翻他柜子找饭盆,听到后抬头,两人相视而笑。

余光从背后的窗子里透过,映衬着整个屋子都是暖黄色的,近晚的风吹动被拉至一旁轻薄的窗帘,印的墙面上泛着浮动的光。

而地面上形成的两个人明显的影子,便是这被渲染的惬意温暖的画面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1年


李涛正在穿戴正装,准备一会儿去参加公司晚上的周年庆典,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

他们现在虽然不在一家公司,但都回了从小长大的城市,这么些年,从未断过联系。

“我要结婚了。” 本该是满怀喜悦的五个字,发件人黄韬。

李涛正在拉领带的手停顿片刻,随即又使劲把领带拽下来,整个人呈大字倒在床上,睁眼是亮着盏灯的天花板,晃眼的亮白色,刺的眼睛疼。

被撂在一边的手机嗡嗡作响,李涛闭上眼睛,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不想动,也动不了。

黄韬要结婚,其实李涛是预料的到,对方他见过,性情温婉,很……适合他。

“来做我伴郎吧。”手机滑到接听后,听到的是熟悉的清冷的声线。

“好啊,什么时候呢,你,知道的,我平时比较忙,大概,大概需要提前调一下班之类的,你知道的…我……我太忙了……” 李涛脑子晕乎乎的,说话似乎都不受控制。

“那天是周末,你能来,李涛……你怪不怪我?”黄韬这么一问,李涛听见了仿佛抓住了什么细碎的线索般,急声问,“怪你什么,我有什么好怪你的?”

“我比你先结婚了,之前说好我们一起办婚礼的,对不起,我没有等到,和你一起结婚。” 平淡无奇的语气。

“小时候的玩笑话你还记在心上,现在小姑娘们都不兴说什么一起结婚的了,你不要以为我没对象啊,想嫁我的多了去了,信不信你结完第二天我就也结了?”

李涛翻了个身,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说话的声音都是闷的。

那头沉默许久,只有浅浅的呼吸声,而李涛感受到的是失聪般的静寂,直到挂断后的忙音的出现。



婚礼当天,李涛依旧是黄韬的小尾巴,陪着,笑着,一桌一桌的给客人敬酒。

来到高中同学的那一桌,大家提议找个代表说两句,嬉闹间,这个代表自然就落在了李涛身上。

欢呼声渐渐停下,李涛说,“我跟黄韬呢,一直都是好兄弟。你们都知道,今天,我真的特别高兴,能跟他一起走在这红地毯上……” 似乎没有人察觉到他那就要溢出痛苦的表情。

说完一仰头,干了一杯酒。

“好!”同学只当他是助兴,连连的鼓掌起哄。

“在这里,我就代表我们曾经的所有高中同学,祝黄韬同学!新婚快乐!从今以后,生活美满幸福,一切顺利!”

又是一阵喧闹的掌声。

黄韬默默地走到一边。

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走过来,轻轻挽过他的手臂,牵着他一起去给父母敬酒,匆忙间,黄韬回头在人群中寻找李涛,发现他正和高中同学们一起放肆地笑着聊天,便回过头,冲着新娘淡淡一笑,往父母坐的桌子走去。

“老公,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在想啊,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和一个人一起走过红地毯,我知道他跟我有同样的梦想,好在今天,我们都实现了。”

新娘害羞地低下头。

婚礼依然进行着,露天的酒宴被风拂过,感觉像是高中时的那个早晨,像是大学时的那个傍晚,像是无数次,和他一起经历过的有风的时光,静谧,隽永。

两人在人群中的四目相视,竟是像是越过千山万水,尝便世间百味那般的清明,没有执念与强求,只有满载的饱含真心的祝福。

那句没说出口的话也没那么重要了,毕竟他们也同样的,会一起走过这一辈子。

也许,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end——

by   winds

讲真   这大概是我萌的最冷的  cp   咳……咳出一口老血

出处见tag 









评论
热度(5)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