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青樱】《经年》——part 2





  傍晚的时候,暮色渐涌,天空被夕阳染上了浓浓的暖橙色,路上时不时有穿着制服的学生嬉笑着结伴而行,或是站骑着单车的少年,他们身后被拉长的影子斜斜地映在柏油路上,远远的看上去像是一幅静谧地剪影画。


  这片的居民区,房屋建筑有些还保留了江户之风,干净的街道两旁,间错的深蓝色的布幔点缀在店铺门前,青峰开着车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条自己从未来过的小街。

  只得慢慢走着,四处张望着寻找有着“吉高寿司”字样的牌匾。直到看到不远处,樱井良伸手掀开布幔探出头来,朝自己招了招手,青峰微微一愣,紧接着连忙小跑而来。

  昨天晚上,樱井良并没有来得及认真看他,此时再见,倒觉得青峰君这些年似乎变得愈发成熟了,也多了几分沉稳。

  “良!”青峰跑过来,在离樱井很近很近,几乎要贴上去的地方停了下来,樱井良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息,微微红了脸,低下头,带着青峰进了屋。


  纯子乖巧地坐在靠里面的位置,看着自家爸爸身后跟着的那位叔叔,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很亲切,也很熟悉,但是又实在是想不起来,便仔细盯着那叔叔看,试图在小脑袋里搜刮出点什么线索出来。

  樱井良在纯子旁边坐下,青峰大辉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一大一小的人儿,不得其解,疑惑地看着纯子问,“良,她是?”

  因为纯子看上去简直就是翻版的小樱井,栗色的双马尾,白净的皮肤,忽闪忽闪地桃花眼,除了瞳色是绀色…… 应该是良的妹妹之类的吧,嗯。

  “爸爸,他是?” 纯子也望着对面的叔叔问樱井。

  “这就是爸爸昨天晚上跟你说的叔叔哦,快跟叔叔打招呼。”樱井良低头看着纯子柔声说道。

  青峰大辉:开玩笑。

  “叔叔你好,我叫樱井纯子,今年四岁啦!”纯子友好地向青峰伸出小手,青峰看着对面的孩子,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惊恐,“良?这真是……你的女儿?”

  “是啊!我是爸爸的女儿!”纯子鼓着脸认真地对青峰说。

   樱井良把纯子抱了起来放到地上,“纯子乖,去找吉高叔叔玩。”

  纯子看了青峰一眼,点点头然后小跑着跑到前面找吉高新去了。

  “良,你不会已经结婚了吧?”青峰紧张地问道。

  “没有……”樱井良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水,青峰松了口气,“那纯子…是收养的吧?”

  樱井良没有承认,纯子是他亲生的,才不是收养的呢。

  “良,这些年你究竟过的怎样的生活,可以告诉我吗?”青峰只当他默认了,便还是急切地询问起他关心的事儿。


  “我四年前就开始找你了,本来你和阿哲都留在东京上大学的,可是我回东京找你时,却听阿哲说你退学了,我没办法,去找了你母亲,她却说她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良,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回了爷爷家,在奈良的小镇上,几个月前才回的东京。”

  “奈良?原来你在奈良……离京都那么近……”青峰捧着杯子的手用力了几分。


  又问,“当初,为什么退学?”


  青峰大辉和樱井良是高二的时候偷偷开始交往地。

 
  在学校的更衣室里,青峰第一次亲吻了樱井良,带着怕人发现的刺激感,青峰把手探到良的球衣里,像是要把他揉进骨髓里的抚.摸着,樱井良低低的喘息声,奄奄地唤着“青峰君……”

  那时他们都年轻,没有顾虑,除了瞒着父母,瞒着队友,其他的一切,都肆无忌惮。


  渐渐地他们胆子越来越大,青峰大辉有自己的住处,他就把良带了回去,就凭樱井那软弱的性子,根本不会拒绝青峰的。明明还都是半大的孩子,初次就在樱井良半推半就,全程痛苦地呻.吟声中完成的。

  几遭而过,青峰已是轻车熟路,樱井良也尝到了情.欲.快.感,一时食之髓味,不可收拾。

  高三升学考樱井良报考了东京大学,青峰的父亲有意送他出国,青峰自然是舍不得离樱井良太远,和父亲妥协之下也得去京都。

  四月份毕业典礼,并没有多少天的假期便就要分割两地,考完试后那段时间樱井良忧郁的很,母亲却只以为他是担心录取合格问题。


  青峰倒是想的开,无非就是不分昼夜的把他融在怀里,什么放肆的情话都说了个遍就是了。

  青峰很少来樱井家里的,即便是来了,顾忌到良的母亲,青峰也不会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这天过后,青峰就要去京都了,而这也是樱井良第一次,那么主动……

  樱井太太回到家后,听到儿子房里传来的不正常的声音,甚至伴随着撞击的声音,那么真实,樱井太太不愿多想,直到推开樱井的房门,看到塌上纠缠着的两个人,看到自己的儿子满脸潮.红,眼角还挂着泪水地被人压在身下,双腿被架在那人肩上,下面交.合的地方一览无余……

樱井太太啊的尖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之后樱井良才知道,为什么他的母亲几近崩溃地要他和青峰君断了关系,他这样的体质,他母亲,一定是知道吧。


  “我知道你母亲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也是我不好,那次跟你吵完后,就换了手机号,良,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不联络一段时间,就去找你的,可是我回去后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你是生我气了吗?”

  “不是的,这不关青峰君的事……”

  “其实那个电话,我母亲就在旁边,对不起青峰君,我说那些话……都不是真心的……”


  开学后,樱井良和青峰还保持着电话联系,可樱井良被母亲看得特别紧,终于在母亲的逼迫下,当着她的面给青峰打电话分手,青峰不知道他的母亲就在旁边,他不知道良说的狠话都是违心的,他气极了,曾经恩爱的情侣,若是伤害起对方来,也都是能一针见血的。


  青峰如醍醐灌顶,原来是那样,自己早该想到的,而一切都是因为他对良的不信任……


  “我母亲逼我去医院,我只好逃回爷爷家去。”樱井良将头埋得很深,声音低低地。


  医院?青峰想,也许是那种专门治疗同性恋的机构吧,电击或是殴打,没想到良的母亲这么狠心,怪不得良要离开。

  “良……”青峰的语气里带着心疼,许久,又郑重其事道,“良,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樱井良怔住,瞪大眼睛缓慢地抬起头注视着青峰大辉,兀自笑了笑,轻轻地点点头。


  青峰激动地要跳起来,觉得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只要良回到他身边就好,从今以后,他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好他的。



  “良,那你现在住在哪里?”青峰知道他不住在曾经的家里了,便又关心起他当下的生活。

  “我就住在楼上啊,这间寿司店是我和阿新合办的,阿新是我在奈良认识的朋友,这几年帮了我很多。”

  住在这儿?那岂不是和那个什么阿新住在一起了?青峰有些吃味。

  “既然这店铺也是你的,那你干嘛还去饭店打工,这么辛苦干什么?”青峰想起昨天遇到良的地方,在那边工作,一定很劳累。


  “这边也不是很忙啊,纯子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我做兼职,多攒一些总是好的……”


  说了这么多又绕回了纯子身上,青峰再问,樱井都含糊其辞,其实樱井是不敢啊,自己当时知道纯子的存在都吓得不行,如果青峰接受不了,觉得他是怪物怎么办?


  晚上,青峰留下来吃了晚饭,纯子不知怎得吃饭的时候一直要粘在青峰的旁边,樱井想着让他们相处也是好的,也不管青峰局促地样子了。


  吉高新听樱井介绍过,自然也知道青峰便是是纯子的另一位父亲,不敢再打趣,还很贴心的在饭后抱着纯子上楼玩,给他们两个留下空间。


  “良,你还是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青峰实在是舍不得他了,恨不得早点把人带回去,揉在怀里好好疼爱几番,以解这几年来的思念之情才好。


  “还是…再过段时间吧。”

  樱井良并不是不愿意,只是他还是想让青峰君接受纯子之后,一家人再团聚的好,但他现在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亦或是不敢,怕以此失去青峰君。


  青峰把樱井抱在怀里,在他额头上落了几个亲昵的吻,虽然表面上,他和樱井心意相通,以后按理可以水到渠成地好好生活了,但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空荡,有些东西明明就在手里了,却感觉还是没有抓住一般。



他们这几年,不可能只有那三言两语。










——————

呐  毕竟像lofter这种地方呢  可是蹬三轮都会翻的呢
所以只好推推小推车啦

part 3 明日更

评论(3)
热度(22)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