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青樱】《经年》——part 4






  呆坐在窗边一夜,也思索了一夜。直到天色泛成青白色,眼前愈发地清晰,青峰这才站了起来,躺回到柔软的床上稍作休息。

  樱井习惯性的早起,给纯子准备早餐和带到幼稚园的便当,等一切都忙完,也差不多该去叫醒纯子了。

 

  到纯子的房间里,樱井这才发现纯子的睡姿是侧躺着,把被子抱在怀里的,小胳膊小腿都露了一半出来,虽然穿着睡衣,但现在的天气到底还是冷的,樱井良心下一紧,连忙跑上前给纯子盖好被子。

  又忍不住心里责备起自己,纯子自出生起就一直跟着自己睡的,就是回来上了学,樱井还是舍不得让她自个儿睡。

但到底纯子是女孩子,又十分懂事,在幼稚园午休时也是自己有一张小床的,于是就在隔壁的小房间置了张木床,纯子有了自己的房间高兴坏了,把她的玩具全摆了进来,也不要樱井陪着了,十分独立。

  可即便这样,樱井基本上每天夜里都还是会起来看看,昨天夜里睡的沉了,竟然没有过来,也不知纯子什么时候蹬的被子,要是半夜就蹬了,少不得就要冻着了。

  “纯子……”樱井良试探性的喊了声,纯子翻了个身,樱井这才注意到纯子的脸色不对,小眉毛也微微紧皱着,似乎很不舒服,樱井良暗道糟糕,用被子把纯子裹紧了抱在怀里,摸了摸她的小额头,果不其然的有些烫手,樱井良急得慌了阵脚。


  纯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却没什么精神,“爸爸……我还想睡……”

“纯子乖,爸爸给你穿衣服。”

  樱井良娴熟地给纯子穿好衣服,抱着她去洗漱,又哄着她吃了点东西,然后给老师打电话请了假,便准备带纯子去医院。

  下楼时,正巧吉高新过来开市,吉高新伸了个懒腰,看到樱井良抱着纯子,纯子没精打采地趴在樱井良的肩上,吉高新也没心情说早安了,急问道,“咱们纯子这是怎么了?”


  “好…好像是有些发烧,我正打算带她去医院看看……”樱井良急促地回道。

  “哎呀,不过阿良你也不要着急,这样吧,你一个人不方便,我开车送你正好跟你一起去。”

  樱井良想了想,有些犹豫,店里快到开市的时间了,到医院少不得要耽误些时间……

  吉高新自然是知道樱井良在顾虑什么,推搡道,“哎呀没关系的没关系,纯子病了我也很心疼的,快走快走!”

  “那…好吧,谢谢了。”樱井良担心纯子,也便答应了。




  青峰大辉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工作,终于等到下班的时候,他有些雀跃地往樱井家里赶。

到了店里,却只看到吉高新一人,便问他,“良呢?”

吉高新忙碌中抬头看了青峰一眼,指了指楼上,说,“纯子病了,阿良在照顾她呢。”

“什么?”青峰一听说纯子病了,也不多问急忙转身上楼去找他们了。若在之前可能没那么在乎,现在知道纯子是自己和良的女儿后,对她不仅有愧疚,还越想越喜爱,故而此时青峰心里也担心不已。




  “良……”

  樱井良正给纯子喂冲好的退烧药,听到青峰的声音,回头一看,他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纯子也抬了抬眼皮,看见来人是青峰大辉,黯淡的小眼神里突然光彩了几分,原本是靠在床头的,也立即坐直了些,糯糯地喊了声,“叔叔……”

  “哎!”青峰连忙回应,皱着眉问,“纯子这是怎么了?” 看到纯子精神不振的样子,青峰心疼的紧,蹲在床边,摸了摸纯子头。

  樱井良有些心虚,不好意思地说,“去医院看过了,查了血项,医生说是病毒性发烧……”

  “严重吗?怎么没留在医院?”

  “也…不算严重,医生说秋天天冷,好多孩子免疫力低的都容易生病,而且病毒性发烧也不建议打针,就开了点药……回来自己喂……”

  青峰接过樱井良手里的药碗,牵过他的手让他坐在床边,看到他疲惫的模样更是心疼,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柔声道,“让我来吧。”

  之前樱井喂纯子吃药,其实纯子是不愿意的,哄了半天才勉强喂了一些,但青峰喂她,她倒是乖乖地喝了。

  樱井也松了口气,见纯子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忙从口袋里拿了块糖剥了递到纯子嘴边,纯子这才开心地笑了笑,张嘴吃糖。

  樱井这一天都忙于照顾纯子,兼职的工作没有去,更别提店里了,觉得阿新一个人忙也很辛苦,正好青峰君也过来了,就让他陪着纯子,自己打算去为大家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樱井走之前让纯子躺下,给她掖好被子,纯子都乖乖的照做,等到樱井良走后,纯子扭过头,望着青峰,痴痴地傻笑着。



  “纯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青峰不解,以为她不舒服,急忙询问。


  纯子收了笑,抿着嘴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对青峰说,“叔叔,其实你也是我爸爸吧。”











————

套路  全都是套路

今天休息  所以part 5还是今天更啦
不过要等到晚上啦










评论(3)
热度(20)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