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青樱】《经年》——part 6 正文 end







  樱井双手攀在青峰的后背,听了这话,心头涌上欣慰之意,暖暖的如一股温流席捲贫瘠,一瞬间,仿佛这几年来所遭受的一切,全都不算数了。

  正当樱井良打算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青峰一个用力的吻落了下来,樱井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抱紧了他,整个人身子都贴在青峰的身上。

  两人相凑的唇舌间交.缠的愈演愈烈,发出啧啧的细水声……樱井脑袋也渐渐不清明了,任青峰牵引着他向屋子里踱去……

当青峰把他轻轻压倒在床上时,樱井这才觉得趋势不对,带着阻止意味的握住青峰大辉那此时不太安分的手,有些歉意又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对不起青峰君,我……那个…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青峰把樱井良整个的圈在怀里,细碎的吻过他的额头,眼睛,鼻尖……用的是看见失而复得的东西时的那种闪烁目光,牵过良的手,将指尖靠在自己的唇边。

问,“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 樱井良欲言又止,上齿咬住下唇,犹豫胆怯的一如当年他向青峰大辉表白的样子。

“其实纯子她,是我的女儿……亲…亲生的……” 后面半句樱井的声音小的可怜,但青峰凑得近,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如愿地轻笑着问,“嗯,然后呢?”

  一边说着还一边趁着樱井良不在意,去解他衬衫的扣子,非常懂得珍惜时间。

  “我的体质……很奇怪,是少有的那一类,就是……”

  “就是可以为我生儿育女对吧……” 青峰已经没什么耐心去解扣子了,而是把衬衫向上推到樱井良胸前,露出了他结实紧致的小腹,隐隐可见的肌肉和在肚脐两侧的线条,伸手覆上摩挲着。

  樱井良听到此话却吓着整个人都僵持住了,静寂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吐出句话,“青…青峰…君,原来……早就知…知道了?”

  说着又自嘲地笑了笑,不明由来的泪水滑出眼角。


  青峰伸出舌头舔舐掉,心疼地捧着樱井良委屈的脸,不算骂的骂了句,“小傻瓜,我是刚知道的,你到底是有多不信任我?”

  樱井良连忙摇头,“不……不是那样的……”

  “你说你,害得我这么多年饱受相思之苦,与女儿分离之苦,还向我瞒着纯子的身份,嗯?该不该罚?”

  话语间,青峰已经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赤裸健壮的躯体露在樱井良眼前,樱井脸颊有些泛红,别扭的侧过脸去。

  “良。” 青峰唤了他一声。

  青峰盯着樱井良看了许久。

  “谢谢你……” 青峰认真的甚至带了点致歉的语气说道。

   谢谢你给了我一切。


  樱井良怔了一下,突然捂住脸笑了起来,整个身子也跟着颤抖着。

  “良……” 青峰移开樱井良的手,果不其然,已是满面泪痕,青峰的心也像是被揪在一起那样的难受,只紧紧抱住樱井良,安抚着他的背部,在他耳畔笃定地说,“我再也不离开你了……良……”

  樱井点点头,扭过脸来直视着青峰大辉,伸手抹干了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凑上去主动亲吻青峰大辉,自个儿解开衬衫全部扣子,扯下来丢到一边,双手环住青峰的脖子,把他压向自己……

  青峰被这一举动撩的激动不已,再也不管不顾了,急促地将两人身上一切碍事的屏障尽数除去,迫不及待地就要与良坦诚相见,重温旧梦……


  一夜的不眠不休,将对彼此的思念,和这几年来的空缺,全化作了肢体语言进行诉说。

  此间酣畅淋漓之事,旖旎孟浪之举,不在话下。






  第二天早晨,樱井睁开双眼,轻微的挪动了身子,顿时酸痛感自浑身的关节处,尤其腰部传来。回忆起昨夜之事,不由的又有些脸红。

  樱井还是缓慢地坐了起来,抬眼看了看床头的时钟,是正常的起床时间,这么一算,自己也并没有睡几个小时,伸手往旁边一摸,青峰君却已不在身旁。

  樱井揉了揉腰,下身倒是干净清爽的,想来是自己夜里昏睡过去后青峰君料理的,又油然而起一股满满的幸福感。笑着换好衣服起床洗漱,想去纯子房里看看纯子有没有醒。


  窗外晨时那明亮的阳光照耀进来,寓意着美好一天的到来。


  青峰盘腿坐在纯子的床上,嘴里叼着把小梳子,皱着眉头,为难但又极其投入的生拉硬拽着纯子的头发……纯子的衣服也被穿好了,是柜子里那件平时天冷时,走路当外套才穿的红色毛衣……


  纯子伸直了腿坐在青峰前面,脚上的袜子也没有全部套上,脚趾前还凸出了一段布料……纯子抿着嘴强忍着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召唤着亲爹。

  樱井良走至纯子房间门外,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

  青峰专心致志地给闺女扎小辫,分毫没有注意到良已经走了过来,纯子一看见樱井良简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动,立马高呼,“爸爸!”

  “唉!”樱井良忙应了声。

  青峰听闻也抬起头,把梳子拿下来顺势插在纯子的头发上,有些不满地说,“良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也不多睡一会儿!”


“我…我习惯早起啦……”樱井把纯子抱起来,放到离青峰远远的另一边,娴熟又轻柔的给纯子扎好了马尾辫。纯子暗暗的松了一大口气!

  青峰目瞪口呆地看着,不由心中生起自豪感,厉害了我的良!

  樱井摸了摸纯子的小脸蛋,还是有些微烫的,问青峰,“纯子洗过脸了吗?”

  青峰立即邀功一样的急声说道,“洗了洗了!我给纯子洗的!”

  纯子扭头看了一眼捡来的爸,不忍心的点点头,突然回忆起了不久前被拧干的湿毛巾用力擦脸的恐惧。

  良又帮纯子把袜子穿好,这才笑着起身去准备早饭。


  即便走的远些,还依稀听见屋里那父女二人的嬉闹声,樱井良推开厨房的窗户,深吸一口气。


  秋季的天气温度不高,甚至还有些清冷。



  但今天,仍然是一个晴天啊。




  —— 正文end——





——————



  害有番外  之前说好的火黑的戏份放在番外里啦
  番外明天更(๑>؂<๑)

  国际惯例 完结逼叨:

  没想到真的能坚持日更  这点相当值得夸赞
  除此之外好像也没啥值得说的了哈  正文一万两千来字的故事  总得来说  就是一口 “ 套路满满加文风混乱的怪味粮 ”

  感谢这几天一直看的小伙伴呀   笔芯٩( 'ω' )و
 
 

评论(1)
热度(17)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