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原耽】《说好的来年不补考》——Part 1

 

  寒假刚开始的某天上午, 彭泽林还沉浸在睡梦中,突然被手机铃声闹醒,他平日里向来没有定闹钟的习惯,放假了更是要睡到自然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竟然发现窗帘外压根还没有什么亮意,心里一阵烦,谁他妈谁大清早的给他打电话啊。

  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手臂在床头胡乱着摸到手机,揉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一看到来电显示,增的一下子就清醒了。

  赶紧坐起身来,使劲晃了晃脑瓜仁子,清了清嗓子,划到接听。

“  喂? ” 声音真是要多轻柔有多轻柔。

“我操你不会到现在还在睡觉吧?我都他妈快要做午饭了!” 电话那头孟可欣不管不顾劈头盖脸的斥责道。

  其实他也不是很惊讶于彭泽林的懒散,毕竟放假这不是很正常吗,哎呀,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对于自身勤劳致富奔小康的炫耀而已。

  “给你发微信也不回,发短信也不回!妈的,你床上不会有人吧?”

  “没有没有!没人没人!可欣呐,我早就起来了。”彭泽林连忙回道。

  这不昨晚睡的晚吗,刚刚看到时间也吓了一跳,不得不说孟可欣震慑他的威力比他妈还厉害。

  “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就是!” 彭泽林难得接到他的电话,当然要张扬一下自身诚信友善的美好品德。

  “也没啥事,我就是想问你看成绩了没。”孟可欣很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并不曾多想此句与之彭学霸的杀伤力。

  “我操!你说什么?!成绩这么快就出来了?” 彭学霸被吓得面部狰狞,此时的反应若是能截成表情包,想来定可在圈内广为流传。

  他哀呼一声,又自暴自弃的倒在被窝里。

  “我们班的已经出来了,要不你也去查查看?”

  “不看不看!就当我不知道!”

彭学霸的内心是颤抖与惧怕的,真是的,如果没有考全班第一可怎么办啊,大过年的没有脸见爸妈啊!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生死。”孟可欣安慰道。

   彭泽林扭捏着放赖,突然问道,“可欣呐,你考的怎么样?”

  “莫非你觉得我考的好了还会给你打电话?”那头冷笑道。

   妈的!有句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和彭泽林既不是一个班宿舍又不在一层楼,按常理顶多就是同年级同系混个脸熟而已,现在?还不都是因为他们这两年堆积起来的共同抗战的战友情份吗。

  自一年级第二学期第一次踏入补考考场的那一天,见到座位号在他前面的但隔了两个班的彭泽林同学的那一刻,两人对视的第一眼。

  大概命中注定的,至今长达两年的补考生涯厄运,伴随着每次补考都是考场前后座的定律,以及两人从互诉埋怨与对知识份子的同仇敌忾,到惺惺相惜相辅相成沦为兄弟的感人肺腑的历程,就一直就没放过他们两个。

  “挂了几门啊?”孟泽林贱兮兮的笑着问。

  “放屁!老子从来都只挂一门,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啊!”那端怒吼道。

  “好啦好啦,那没事儿啊,反正有我陪你呢。我之前欠的还差一门没过呢,你也知道老欧那人,我他妈都考第三回了!”

  “你自己也知道啊,算了我也不多说,咱俩半斤八两,我他妈还就挂的老欧那门,我竟然考了五十九分!!操!”孟可欣愤怒并带有几分生无可恋,接着又难道关切的问,“唉唉,我问你啊,那个,你昨晚是不是又去酒吧了?”

  “嗯,不然呢,你呢,是不是已经开始上班了?”孟泽林也安静下来。

  “明天去,他们说我也算是老员工了,这次给我涨工钱,就是三十初一得上班,换他们回家过年。”孟可欣低沉的叙述着。

  孟泽林压抑住骂他的冲动,忍着文艺青年对于资产阶级那种与生俱来的不屑感,笑着说,“大年初一还上班,到时候会不会有一种  “ 众人皆醉我独醒 ”  的感觉啊?”

  “你他妈废话真多,不跟你瞎扯了,你快点查成绩去吧。”

  “得,那我一会儿看看,算算一共要补考几门再给你告诉啊。”

  “嗯,你快点起来吃点东西吧,就知道你肯定还没起呢。”

  挂了电话后,彭泽林沉静了一会便掀开被子起了床,决定还是先梳洗好自己,然后乖乖的听可欣的话吃个饭,最后再安安静静的以完美的姿态去查成绩,坦然的接受命运的判决的比较好。

  毕竟微博转发了那么那么多锦鲤,怎么着也得有一条有用的吧。

  起床拉开窗帘,才发现居然是阴天,那怪不得睡这么长时间。

  昨晚在酒吧唱嗨了,硬是熬到了凌晨才回家,还好爸妈比较放心他搞这些业余,对于他的成绩也是半闭半睁的,但在由衷的感谢天与地及父与母的同时,也深深厌恶着补考这一该死的设定,不过学分欠的不多应该不影响毕业,最主要还认识了孟可欣不是。

  啊啊啊孟可欣!一想到他彭泽林突然觉得脑瓜仁子疼,自己那天晚上,哎,千不该万不该啊,说不定这次可欣没考好跟他有不可逃脱的关系呢,毕竟人家可是已经发奋图强决心雪耻前尘的好孩子啊。

  哎,想想也不过就是大半夜一块儿蹲宿舍楼道复习的时候顺便表了个白嘛,又没有干什么坏事,而且可欣也没有躲着他嘛,哎,多大点事儿。

  晃了晃脑瓜仁子便走向冰箱搜刮吃的去了。

  
  此时。

  身处城市另一端的秦枫同学,在查完成绩后整个人就炸了,全然不顾个人文明的美好形象,破口大骂。

  “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补考考场,之前告别时还他妈信誓旦旦说再也不回去的,这他妈的!才隔一个学期没补考,老欧你大爷!操!”

  秦枫打开通讯录,翻到那个大爷,不不,是欧杪冬的那一栏,龇牙咧嘴怒气冲冲的划开。

  “喂!他妈的接电话啊,怎么还不接电话!”  

  “嘟……嘟……嘟……”

  “操你大爷的!操……喂?啊欧老师啊,是我!秦枫!”

  “秦枫同学,我知道是你,有来电显示的,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儿吗?”欧杪冬一丝不苟严于律己的语气,真的是……超有磁性!

  如清风般吹拂着秦枫暴躁的心,吹的秦枫一时便要心猿意马,啊啊啊不行!打住!一码归一码,该骂还得骂!

  “欧老师,咱俩啥关系,你不会到现在还不清楚吧,怎么着,五十五分啥意思啊?是不是你的课程教完了,你怕我以后不缠着你了,让我挂课再继续和你纠缠是吧。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毕业了,你被学校开除了,我照样缠着你!”

  “秦枫同学,你先不要激动好吗,咱俩关系?我是你长辈啊不然呢,还有啊,要被学校开除怎么着也该是你吧,我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校领导与同学们都很喜欢我呀,放假前处长还说实在想给我颁发个最佳男教师奖呢。”

  欧杪冬简直一副人畜无害的善良形象啧啧啧。

   秦枫由衷的做了个“阿西吧”的夸张口型动作,按捺住拿脑瓜仁子撞墙的心,调整好心态。

  “你说的是,你是我姥姥的表弟的儿子我表表舅我是你的外甥的那件事儿?欧杪冬,且不说你只比我大四岁,就说咱俩从小熟吗?这关系也就过年的时候……啊对了!你从来没有给我包过红包!啊啊啊什么舅舅啊呜呜呜!”

  “秦枫同学,你先不要激动好吗,我明白了,你说的是你挂课的事儿是吧,哎呀,你还好意思说我,我都没找你呢,我给你拉了分你竟然还是没有过,你怎么回事儿啊,上课你看我不是挺认真的吗?怎么着,听完就忘了?”

  秦枫一脸懵逼,操他娘的,看他是想上他又不是想上他的课!妈的!

  压抑着拿脑瓜仁子撞墙的冲动,委屈的说,“那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人家就是不想挂科想好好过个年,你表姐什么人你也该略有耳闻吧,你你你竟然这么狠心啊啊啊你好狠的心啊……”说着说着已经带了哭腔。

  “秦枫同学,你先不要激动好吗,额……其实补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这是给你的一次重来的机会不是,只要能够获得知识,哪怕一次没赶上进度,知耻而后勇,也是好孩子不是。”

  秦枫努力控制着自己想要拿脑瓜仁子撞墙的行为。

  “当然,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包红包,毕竟我也拿工资没多久嘛,不要跟我计较了好吗?”

  秦枫突然睁大眼睛。

  “这样吧,你要是有空可以来我家,我帮你补习。”

  秦枫睁开的双眼已经闪耀着辉煌的光芒了。

  “你你你你等着,搁家呆着别走,我我我现在就去找你!”激动的撂了电话,抄起大棉袄就冲出门去。

  秦枫欢快的奔下楼去,他觉得今天的天气简直好极了!!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他笑!

  城市的天空是灰蒙蒙的,路上人来人往,一切都显得很安静,街道的上方是纵横交错的电线,上面停落着三三两两的不知名的鸟类,原本好好的,突然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立马忽闪着翅膀飞跑了。

  “我操!谁他妈搁地上泼水的!不知道会结冰啊!!!妈逼啊我的腰!操!!”

  秦枫四仰八叉的摔倒在楼下地上怒骂道。





评论
热度(1)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