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原耽】《说好的来年不补考》——part 2

 

  孟可欣收到彭泽林短信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内容很简单 “发你的邮件看了吗?”。

  他想起上午似乎是在通知栏看到了什么邮箱提示,但没有点开来看,于是老实的回了个 “还没有看,是什么东西?”。

  彭泽林看到后心梗了三秒,妈的,竟然不看!接着在手机上哒哒打出一句 “怎么不看啊?”却突然带来怒气的啪啪全删掉,重新打出两个字 “去看!”!然后点了发送。

  妈的,那可是他好不容易弄到的复习资料啊!很珍贵的!给他的!啊!他自己这次算是老天庇佑,只挂了一门而且老师还算良心主动给了复习题,可以老欧的作风是不会给任何题目的,这份题还是他找秦枫要的!想起他那同班同寝的好兄弟一边哭着腰疼一边还仗义的帮他,他就觉得太他妈不容易了好吗!!

  过了几分钟,彭泽林收到了回信,事后他表示他看完短信之后的感觉简直是如同上天般兴奋!

  孟可欣说 “谢谢你了啊,我晚上去酒吧找你玩。” 虽然蛮寻常的,但他知道!难得!太他妈难得了! 孟可欣是个典型的乖宝宝,懂事的很,除了成绩不咋样,别的挑不出啥毛病来了!长得帅人缘好又勤俭持家!当然不是他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是事实!

  孟可欣家里只有他和他爸爸,她妈妈早年跟他爸离婚就离开他们爷俩了,这么些年的,也没个音讯。于是孟可欣为了多陪他爸爸,大学没有选择去外地而是留在了本市,假期除了出来打工赚钱也不经常和朋友玩,更别说大晚上了。

  至于彭泽林嘛,乐队的人都在本市,为了方便排练演出啥的,便也没去外地。只可惜了他们两家一个城南一个城北,平时连打个照面都难,所以这次乖宝宝竟然要来城北的酒吧找他!确实是他妈的难得!


  晚上彭泽林精神状态异常饱满,中场休息的时候乐队的人调侃他是不是走了啥狗屎运,他也毫不吝啬的告诉了他们,顺便指示他们一会儿人来了要多给他面子,要捧着他,显得他腕儿大,是乐队里最牛逼的一个就差不多了。

  队友们纷纷将手里的电吉它啊电子琴啊麦克风啊啥的统统向他抡去,并表示他现在退出乐队还来的及。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孟可欣到了,其实吧,对于彭泽林和朋友嬉闹的场面,他看了真的是很羡慕,并没有觉得他狼狈啊什么的。

  而彭泽林却早已吓得花容失色,觉得自己太他妈丢人了,为什么不是他在台上深情歌唱或是安静帅气的弹着吉它的时候来啊!! 他保证,见到他在台上的表演,只要是个有点审美的,都会被他迷住的!对没错,他是希望可欣来的时候正是他装逼的时候,那样!那样!他一定会……如今……呜呜呜…

   “可欣,你怎么找到的,不是说好的到了广场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的吗?”

  “你们驻唱的酒吧叫啥我还是知道的啊,我顺着牌子就找到了。”

  孟可欣双手一直插在棉袄口袋里,彭泽林连忙上前把他手拉出来放到自己手里捂着, “外面很冷?”

  “嗯,冷极了。”

  “那你等着,我去给你叫杯热饮,你先去外面坐着。”说完彭泽林便往吧台去了,孟可欣和那些乐队的朋友们打了招呼,也走了出来,在外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来酒吧,但其实这家是市里有名的清吧,装修也文艺优雅的很,跟那些个酒池肉林的奢靡之地完全不是一个类种,孟可欣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地方,也许也是因为自己去过的地方少吧,这才哪儿跟哪儿,他竟然就觉得稀奇有趣了。

看来还是得多出来见见世面的好啊,不然跟彭泽林都要没有共同语言了……哎呀,跟不跟他有共同语言重要吗!……毛啊!他们俩还一专业呢,凑在一起不也谁都聊不出个三六九条吗!

  彭泽林端了一杯热奶茶过来的时候,正好他们乐队的主唱阿七在台上唱着一首比较柔缓的老歌。

客人中有的大概是人生理想受挫了吧,正一瓶一瓶的灌着自己,有的几个好友围着聊的不亦乐乎,总之就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依然是忙着自己的,就像这只是一首背景音乐,而不是一位歌手在表演一般。

“你怎么不干活啊?”孟可欣问顺势坐下来的彭泽林。
“我得招呼你啊,先让他们唱着呗,唉唉,看那个唱歌的,阿七!我跟你提过的,咱们队主唱,是不是唱的不错?”彭泽林拉了拉孟可欣的袖子,想让他看。

“是不错,就是他粤语发音不太标准,有点干硬,你唱的都比他好些。”

“唉唉我主要还是吉它手嘛,也就是有时候唱唱,还有啊,大家都是大陆人,差不多意思意思不就成了,谁听的出来啊。”

孟可欣一边接过奶茶喝着,一边手里拿着手机划来划去的,既没有看阿七,也没有看他!!

  “喂喂喂!我一个大美男坐你面前,你他妈看手机不看我啊!”彭泽林怒声道。

“我他妈在买电影票!傻逼!”孟可欣把手机甩到他眼前,“看到没,为了感谢你的,老子请你看电影!”

彭泽林感动的不能自已,激动的注视着手机屏幕说, “可…可欣,对不起,我…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会请我看……看……看这电影!这他妈网上一片差评你没看到啊,什么亮点的都是噱头!”

“操!你他妈不早说,那我换一部好了,你说,有什么好看的!”

“就那部吧,对对,下面那部,文艺片,看了影评应该蛮好看的,这年头大片都是特效堆出来的,都市片太纸醉金迷,就看看文艺片舒缓舒缓也蛮好的。”彭泽林凑过来指着孟可欣手机屏幕上一张黑白色调的电影海报说道。

  “那我买几点的,你什么时候下班?”

  “嘿嘿,我想走就走没关系的,买早一些的吧,不然太晚了你晚上不好回去。”

  “最近的一个小时后,那我买了啊!”

  “哎呀买买买,不过一会儿爆米花我买啊。”

   孟可欣白了彭泽林一眼 ,“我他妈也没打算我买啊!”

  “那现在时间还早,玩什么,唉不如帮我们乐队唱首歌怎么样?我知道你唱歌很好听的,好不好,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乐队合作一下?”

  孟可欣想了想,机会难得,自己确实也想尝试尝试。

  “也……也行,可是我词记得不太清楚……”      
     
  “哎呀别担心啦!你要是记不住了我可以帮你接嘛!什么歌?”

  “你会《春夏秋冬》的吗?”

  “额……虽然这首歌比较冷门吧,但是我会啊!哈哈来吧来吧!”

  等台上一轮结束,彭泽林便拉着孟可欣去跟阿七提了议,阿七了然,接着贱兮兮的笑着把队里人都赶下了台对他们说 “那就交给你们俩了,我们正好下去歇一歇!”

  孟可欣还有点手足无措,而彭泽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抱着吉它坐在台上的高脚凳上了,冲着他笑了笑,便开始轻轻拨动琴弦,熟悉的旋律响起,孟可欣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在其他人的记忆中孟可欣很少参加过什么活动,所以也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非常有天赋,不仅是在音乐方面,还有语言。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这是一首粤语歌,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配上只有吉它声的伴奏,对于客人来说,这次的背景音乐十分的清雅与静谧。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

  而再往下听,却又觉得这歌曲似乎与记忆深处的某一点交融,这样的声音……

“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漠视外间低温这样唱,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燃亮飘渺人生,我多么够运……”

  似乎大家都好奇,亦或是终于想要去了解,台上是位什么样的人,于是孟可欣明显感觉到有很多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而他体会到的这一瞬间,他突然紧张起来,以至于记不得接下来的词。

他急忙看向彭泽林求救,彭泽林一直在看着他,也就这一瞬间,彭泽林便明白了,身体前倾唇角凑近到话筒,从容的接过下一句。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当他们合唱出这句,台下竟然响起了掌声,先是稀疏的几声,之后便带动了许多人,甚至有喝彩声。

非常自然,他们配合的太默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们事先排练好的,而不是即兴。

  阿七也是听呆了,这两人……他妈的,要不要这么默契啊,妈的,互相注视对方的那是什么眼神啊,感情存心来他地盘上虐狗来了呵!

  等他们下来,阿七立即扑了上去,一把把彭泽林拉开,张开双臂就将孟可欣拥入怀中,“啊啊啊!可欣是吧,是叫这个名儿是吧,啊啊啊你唱的太好了!你你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乐队啊!”

  “啥?”孟可欣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岁,彭泽林口中的大龄音乐玩童,乐队的队长兼主唱的阿七,只觉得他大概是不打算在圈里混了,竟然想要他这样的无名小卒。

  “还是别了吧,我又不懂这些的。”




评论
热度(1)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