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黑花】 《故人归 》民国风 —— part 2

 

  这天清晨下了场小雨,温度有些转凉,雨滴自屋檐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坠落,碎在青石台上,解语花趴在自己屋子窗台前的桌子上,有些闷闷不乐的。

  黑瞎子敲了老半天窗户,解语花才瞧见他。

“你今天怎么没去练戏去,我刚刚敲见有人去走台了。”
  解语花双手捧腮,整个人都有点焉,“不想去。”
  黑瞎子擦了根洋火点了支卷烟。 “行,咱不想去就不去。”
  解语花疑惑的看着他,觉得他怎么也该说点什么啊,哪有这样放纵自己的啊真的是,如果他让自己去练戏……

  那他也还是不会去的!

  黑瞎子一手撑着窗台,纵身一跃,跳坐到窗台上,解语花心里烦,推了他一下没推动。
“我闻不惯这烟味…”

“净事儿!”
  黑瞎子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连忙掐了烟,把剩下的踹回兜里。

  静寂了好一会儿,解语花突然说。

“我大概是要回北平去了,我爷爷似乎没多少时日了。”

  “谢家终究还是塞我手上了。”解语花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黑瞎子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管不着这些事,但 他明显的感觉到小孩不高兴,他不想回去。
但还是得安慰着, “回去也好不是,毕竟家在那儿呢,不像我也没个家,就像个没脚的鸟。”

  解语花突然抬头看着他,黑瞎子想,如果自己眼睛还可信的话,那从解语花的眼神里,他看到了心疼。
“叔叔……”解语花低声呢喃,像只从唇舌处发声,好在谁也没听见。

“齐先生要是没事儿,能陪我出去一趟吗?”

“啊?”

  城里的照相馆,穿旗袍的卷发女子坐在四圈都嵌这灯的镜子前精心的画着细眉,画完后冲着镜子里站在自己身后的解语花一笑,双手拢着头发,“小哥哥,我好看吗?”

  解语花别过微红了的脸,连忙跑到黑瞎子身后。

  女子站起身走到照相机前面的凳子上坐下,同样的冲着穿马甲戴帽子的老板一笑,“老板记得把我拍的好看一点啊!”

  “得嘞!”老板把头伸进遮光布里,一手拉着快门线,一会儿只听一声闷响,相机顶上冒了一缕白烟。

“像是吸魂的……”解语花拽着黑瞎子的衣角说。

  黑瞎子听了只觉得好笑,但还是不作声只是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拍照呢?”

  “我要回北平去了,二爷爷一定会想我的……”解语花如实回答。
  黑瞎子了然,摸了摸解语花的头,“真是个好孩子啊。”
解语花把他手打开,恼羞的瞪着黑瞎子。
  “得,我多嘴了不是。”黑瞎子撇撇嘴。

  前一个客人照完了,扭着腰肢付了钱离开,解语花凑到黑瞎子耳边压低声音说,“其实她长得蛮好看的。”

  黑瞎子这回实在没忍住笑,抿着嘴偷偷颤了好久。
“你笑什么嘛?”

  还没等黑瞎子说话,老板就走过来招呼了,“哟,您二位,是一起照还是怎么着?”

  黑瞎子指了指旁边的解语花。

  “师傅,您这儿,最快多久能拿到照片?”解语花看到老板过来连忙问到。

“哟,这最快也得三四天呢。”老板想了想回道。
  解语花口里念念有词的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嗯!那来得及!”
  小孩高兴的走到布景墙前面,低头理了理衣衫,但一抬头看见前面会冒烟的木匣子,心里还是有点犯怵。

  “小少爷长得眉清目秀的,真俊啊!”老板准备好站在相机前夸赞道。

  解语花尴尬地挤了个笑,紧张的挺直了背。

  要不要黑瞎子来陪自己呢?哎呀,难不成到时候二爷爷想他了,看的却是他和黑瞎子的合照?不行不行!

  “花儿,你别紧张,这不吸魂的!哈哈…”说完又在哪儿笑话他。解语花恨不得用眼神瞪死黑瞎子。

  黑瞎子却突然冲解语花扮了个鬼脸,解语花瞧见他那个样子后终于露出个自然的笑。

“对,就是这个表情!好勒!”

一声闷响响起,定格了这一画面。

  多年后,当已是叱诧商界的解语花带着强大的气场立与人前时,即便面对再多的镜头也从容自如,可每一次听到那一声闷响,他还是会想起。

  多年前,那天的早晨还是个阴雨天,当上午阳光终于刺破乌云,长沙城的那家照相馆, 接纳了那第一缕光。

  “老板,您尽量快些,我三天后来取。”解语花临走前还是不忘对老板叮嘱道。
“行勒,二位少爷慢走啊!”

 
  二人走到街上,天慢慢放晴,街上也渐渐热闹起来。

“过三天我来帮你拿好了。”黑瞎子说。
  解语花刚想感谢他,黑瞎子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说,“你在这儿呆着别动,我去去就来!”
“唉?”解语花还没反应过来,黑瞎子已经跑走了,像是去追谁。

  黑瞎子跑了半条街,终于追到了那个人,一把拉过他拖到一旁巷子里。
“你……干什么!”洋鬼子用蹩脚的中文表达着惊慌。
“看看你爷爷是谁!”黑瞎子怒斥道。

  洋鬼子定神一看,如释重负般笑着说,“嗨,是你!好久不见啊!我总算找到你啦!”洋鬼子立马换了语言,说完还想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少他娘废话!上次在西安,我他娘被你害惨了!快说!东西在哪儿!”黑瞎子把他摁在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齐……我这次来,找你…就是……”
  黑瞎子松开手,洋鬼子咳嗽了两下。

“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治好你的眼睛……”

  黑瞎子一个人走在街上,摸出兜里的那半根烟,点上,猛吸了几口,妈的!黑瞎子心里有点窝火,劲儿一上来,气的把烟扔到地上,用鞋底踩拧着,闭上眼睛,深舒了一口气。

“冰糖葫芦……”不远处响起了小贩的吆喝声。
这一声倒是有些抚平了他的思绪,他想着,要不要给小孩买一串……

  黑瞎子猛地睁开眼睛,妈的!解语花呢!
他连忙跑到之前他们分开的那个街口,四处张望着,哪还有人影。

  操!黑瞎子心里骂着自己,又恍惚的觉得这样的感觉与记忆中的有点重合。

  黑瞎子转了几个街口,终于看到了那个淡色衣衫的背影。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黑瞎子跑过去急促地说。

“齐先生你急什么,这地儿我比你还熟儿呢。”解语花无所谓的说。

“那你也该呆在那边等我才是,不知道我找你找不到多着急吗?”黑瞎子还是有点生气,但也明白了自己刚刚确实是没必要的担心。

  “齐先生,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等不来你,当然就先走了,不像小时候,被你丢下,傻傻的站在原地等了你一整天。”

  黑瞎子一怔,怪不得,他觉得刚刚那种感觉很熟悉,几年前他们到了天津,黑瞎子因为被路上逮着他的朋友逮走,把解语花丢在路边,等晚上他找回去时,也是找不到他,最后还是在码头的仓库里找到了,已经蜷缩着睡着了的他……

“对不起……”黑瞎子没了气焰,带着歉意。

  解语花看着他,墨镜和额前的碎发掩饰了他的眉眼,他突然想起,几年前的黑瞎子,眉目还是清晰可见的,他曾经是清朝人,留过辫子,后来剪了,但还是留了一撮儿捋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儿,现在看来,也还是当年的习惯。

  解语花淡淡的笑着,“没事儿。”

  三天后,黑瞎子到照相馆取照片。

  打开薄薄一沓的信封,抽了一张藏在了自己上衣内侧口袋里。

  之后才送到解语花手上。
  解语花很开心的接过,一张张看过去,“我真丑……”
“哪里,都快赶上那画册上的人了!”黑瞎子连忙反驳。

“是吗?”解语花低头浅笑,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其实我在这个宅子里是有处秘密基地的,以前去过一次,被二爷爷发现了好一顿揍,后来我就只敢晚上偷偷的去,如果晚上月色好,那儿当真是个静处,我走了之后,就再也去不得了。”解语花惋惜道。

“哟,是什么好地方啊?我怎么不知道。”黑瞎子好奇问道。
“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是堂屋的房顶,那儿旁边有棵槐树,只有从那边才好爬!”解语花明显激动起来。

  黑瞎子啥话都没说,无奈般的看着解语花,良久……

  “那啥,花儿你今晚也带我去看看呗?”


  入夜。

  解语花蹲在屋顶上,捧着腮看着正费力攀爬的黑瞎子。

  “我老咯,不如年轻人腿脚便利。”黑瞎子终于踩上来,解语花伸手拉了他一把,“瞎说!”

“你是不是看不见?”解语花担忧的问。

  黑瞎子只是笑着,转了一圈,“还真是个好地方,要是能睡在这儿就好啦!”

  解语花严肃的瞪着他。

  “嗨,只是有点看不清而已,我还没瞎呢。”黑瞎子坐下来,平淡的说。

  “是怎么搞得?还治的好吗?”解语花在他身旁坐下。
  “几年前吧,其实也没什么的,能治好。”

  解语花点点头,那就好。

  “花儿,你……下过斗吗?”黑瞎子似犹豫了一会儿似的,问道。

  “我之前跟着二爷爷,我们一帮人出去,白天唱堂会,晚上行动……货都是卖给洋人的,他们本身就是买家,也肯出高价。”解语花也不愿意瞒着他,都如实说出。

“呵,那帮洋人最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不然不在自己家呆着,跑到咱们地盘上干嘛,都他娘一群强盗……” 黑瞎子难得这么生气的说。

  解语花默默听着,思量片刻后小声道,“本来就是我们不要了的东西,不然任谁来也抢不走。”

  黑瞎子叹了口气, “花儿,你知道你回北平后要做些什么吗?”

“知道,我这些年,跟着二爷爷,可不止是学了唱戏……我从小就知道,我爷爷把我送来长沙的目的。”
解语花淡淡的笑了笑,像是想要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望着黑瞎子接着说,“明儿晚上我上台唱戏,你能来吗?”

  黑瞎子靠在房瓦上,像还在思索着他的前一句话,只是漫不经心的回道,  “能啊,我还没见过你上台呢。”

  解语花也躺下,顺着黑瞎子的目光也望着夜空, “不过,这也是我最后一出了。”

  黑瞎子转过头去,盯着解语花看了很久,这晚月色很好,照的屋顶院内都很亮堂,又不似白日艳阳,暗淡静谧的很,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解语花的脸部轮廓,甚至眉眼唇角,但他也突然觉得,这么美好的少年,大概今后再也看不到了。

  第二天一早,黑瞎子便不见了踪影,解语花怎么也没瞧见他,直至中午实在没忍住,便去他住的屋子里,却发现东西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他搬走了?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只听背后传来黑瞎子的声音,“花儿,你找我?”

回过身,黑瞎子好好的站在门口。
“你,你去哪儿了?”

“哦,我找了新的住处,落下个东西,回来拿一下。”
解语花有点失落,但一想反正也是要分开了,谁先走又有什么区别呢。

  “哦……事先也不说一声……”
  黑瞎子经过解语花的身侧,直径走到里面柜子前找东西。

“齐先生,你不考虑跟我一起回北平吗?”解语花突然说。

黑瞎子听到这话不由一怔,苦笑着道,“下次吧,我去找你。”

  “那!那今天晚上……” 你还来吗?解语花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黑瞎子已经站到了他面前。

  “怎么了?”

   黑瞎子凑近了些,把解语花拦到胸前,手放到他头顶上,往自己身上比。
  “花儿,你不会将来长得比我还高吧。”
  
   解语花哭笑不得,“那可不一定。”
   黑瞎子又捧过他脸来,对着脸颊吧唧亲了一口,“花儿,我亲你没关系吧。”
   解语花摇摇头,小时候二爷爷瞧他可爱也不是没亲过他,丫头也亲过他,所以真的没事儿。可下一秒,解语花才意识到问题的严峻。

  黑瞎子的唇竟然覆上了他的唇,解语花瞪大眼,着实吃惊,但也不曾推开他。

  不过这个吻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快,并没有过多的停留。

   黑瞎子从怀里掏出了小盒子,打开来送到解语花眼前,里面是一块表,看着材质怕是价钱不菲。
  “这是……”
  “这本来就是要送你的,你可别不要,三十块大洋呢!德国造的!我反正也不爱看这玩意,来来来,我来帮你戴上。”
  说着就拉过他的左手腕,套了上去,“哟,正好,这表款式精致,得亏男女都能戴,不然可就浪费了。”

  解语花也悟出了他原本的意思,下意识的想往回缩手,黑瞎子却抬起他手腕来,眯着眼仔细端详着,一副得意的笑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念道。

“花儿,你可得好好的……”

 
这天晚上,解语花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来黑瞎子。
   

民国二十三年   北平
深秋的风透着严冬的预示
总觉得远方传来的 

是硝烟的气息


————

总算铺垫完啦!??




评论
热度(3)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