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卿

【青樱】《经年》——part 1

  


   II生子

   II走心走肾走套路


  樱井良时常想,自己总有一天会与青峰君重逢的,要么是自己主动去找他,要么在适当的场合,恰好的时间相遇。

  要么想法奢侈点,就是青峰君,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

  “我找了你很久,终于找到你了。”

  至少不该是此刻,樱井良还穿着沾了油渍的工作服,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桌虽然熟悉,但多少变得成熟些许的故友们。

   原本该像往常一样规矩的服从一切并不属于自己的工作,但头一回的,樱井良想拒绝。

  但这个时间段店里很忙,他在这边工作没多久也上不了主厨的位子,所以帮忙点单端盘子也无可厚非,心下踌躇间,老板见他心不在焉,立即微怒道,“还不快点儿?客人都要等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去忙…”

  这么些年过去樱井良爱道歉的毛病依旧没改。

  走的越近越认得清在场的大家,红黄蓝绿紫的发色本就显眼,想想也就知道这是他们奇迹的惯例聚会了。

  但愿他们不要注意到自己。



  席间的青峰大辉以为自己会很热衷于这次的聚会,但事实上,见面坐下后他就开始走神,大家也都看到出,虽不说什么,但心里都想着是不是这么些年过去,把青峰年少时的气焰也顺带流逝掉了?

总之他现在看起来很颓废,一点儿也不像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他。

  自顾自地吸着捧在手里的香草奶昔的黑子哲也,见黄濑君似乎很担心青峰君的样子,暗自腹诽,怎么说也都是青峰君自己活该啊……

  当年虽然是无意地错失,但究其原因,还是他自以为正确的躲避造成的啊。


  樱井良低着头将端着的拖盘送至,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青峰大辉,不敢多做停留,转身离开的同时心底也不争气地泛起的酸涩感,脑袋突突地,麻痹了他行走的知觉。

  这时正巧黑子哲也的奶昔喝完了,却还在混然不知地用力吸着,纸杯都收缩着变了型,发出了唏嘘地声响。

  一旁的黄濑凉太拉了拉黑子的衣袖,小声地提示道,“唉小黑子,喝完不要吸啦,我再给你点一杯就是了。”

  说完就转过头喊住樱井良,“这位先生,麻烦再……哎?” 黄濑这才注意到刚才没有在意的人,立即惊喜地唤他,“是小樱井吗?”

  听到这个名字,青峰大辉条件反射地看过去,“良?!…” 目光紧紧地盯着樱井,不可置信地问,“良…是你吗?” 唤出的嗓音低沉喑哑,像的许久未言,艰难地带着颤音。

  樱井良转过身,不好意思地看着大家。

  “原来小樱井在这边工作啊,小青峰也不早跟我们说……哎哟……”   绿间面不改色地在桌底踢了踢黄濑,黄濑看了看那两人,立即缄口不言。

  樱井良觉得此刻的处境十分尴尬,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成想这四五年的光景过去,到头来却是徒增隔阂,突然想起刚刚黄濑似乎有什么需要,忙问道,“黄濑君,是要点什么吗?”

  “香……香草奶昔…”黄濑见大家竟然都不说话,只有小紫原无所谓地吃吃喝喝,气氛真的,相当诡异。

  唉唉唉?小青峰和小樱井不是高中同学吗?

  “好的,稍等。”樱井良有了契机,连忙离开。

  青峰呆呆地坐在位置上,赤司受他所托调查过一些事情,自然对他两人之间了解些许,此时见青峰这样,也明白了个大概。

  樱井良把工作转交给了一同搭班的人,自己躲回到厨房去干杂活,满脑子却全想着那个人,樱井良不得不承认,他是欣喜的,他只是在想……

  他们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重新开始。



  下了班后,樱井良要赶回曾经的家接纯子,母亲不待见他,却很是喜爱纯子,当年被母亲逼的不得已离开东京,现在想来,竟是他做过最不后悔的事情。

  出了饭店的门,青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樱井良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欢喜,“青峰君?”

  青峰大辉没有离开,不敢去打扰他,只好守在门口等着他下班。

  深秋,并不是什么温暖的季节。

  “良,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你,可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没想到今晚会遇到你,我……我真的很高兴。”青峰有些激动地说着,一把上前将樱井良拥入怀中。

  青峰笑着捧过樱井良的脸,触摸着,仔细地看着他,眼神里有无尽的喜悦与炙热,一遍遍地呢喃道,“良……良……”

  终于情难自禁地迫切吻了上去。

  “唔…唔……”樱井良费力地挣脱开,他头脑清醒着,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在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对不起对不起……”樱井看着有些错愕的青峰,慌张的道歉,“青峰君,这些年发生了好多事情,我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开口,我……”。

  樱井良确实是有些着急,他总不能现在就告诉青峰君纯子的事情吧,他知道了青峰君一直在找他,知道他或许还喜欢着自己,他也很开心,可是有些事,他要怎么解释才好?

  “当年都是我的不好,我那时不懂事,是我把你弄丢了。”青峰从口袋里掏出纸笔,写下一串号码,撕下来,递给樱井良。

  “我的号码,去京都后就换了高中时的那个,这是毕业回来后现在用的,给。”

  樱井良迟疑了一下,心底苦笑一声,但还是抿着嘴接下收好,对青峰说,“我会联系你的。”

  青峰大辉又看了樱井良好一会儿,直到一阵凉风袭来,他才意识到他们一直站在街头,不舍地问樱井良,“你现在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了,我现在不住在家里,我坐地铁回住处很方便的。”

  青峰还是不放心,“天晚了,要么我送你,要么就跟我回家,你自己选。”

  樱井良摇摇头,“青峰君,明天我给你打电话,我们约个地方再好好聊好不好?”

  青峰只得作罢,也不敢逼得太紧,反正人他找到了,这次怎么着也不会再让他跑了的。




   樱井太太穿着和服,小步地跑着追在纯子身后,“纯子乖,再来喝碗粥好不好啊?”

  “真的不要了啦奶奶,我已经很饱了!”

  小纯子快四岁了,看起来却还是小小的,在幼稚园里也比同龄的小朋友看起来小,这让樱井太太心疼不已,觉得一定是阿良没有照顾好她的缘故,但归根究底,还是自己当初太狠心。


  回到东京后,樱井带着纯子回家看望母亲,虽然母亲表面不说,但樱井也知道她还是很喜欢纯子的,所以经常会带纯子回来,只不过每次都是将纯子送来,然后自己去工作,晚上再来接,这样也避免了和母亲接触。

  “纯子……”

  听到樱井良的声音,纯子激动地跑到门口,脆脆地喊了声,“爸爸!”

  樱井太太看到良,跪坐在垫子上默不作声。

  樱井摸了摸纯子的头,“纯子,把小书包背好我们回家。”

  “嗯!”纯子又跑回屋子里,不一会儿背着个包又跑了出来,伸出小手让樱井良牵着,樱井良笑着握过,忍不住揉了揉纯子的脸蛋说,“别忘了跟奶奶说再见。”

  纯子看了看奶奶,向奶奶挥动小手,嘟囔着说了声,“奶奶再见……”,樱井太太听到后立马对着纯子露出可亲的微笑,也向她挥挥手,“纯子再见,路上小心哦。”

  樱井良只低头示意,然后牵着纯子离开。




  车窗外,人群灯火都过眼即逝。

  “纯子,明天爸爸带你见位叔叔好不好呀?”回去的路上樱井良跟纯子说。

  “哪位叔叔?纯子认识吗?”纯子仰着小脸看着爸爸,等着回答。

  樱井良看着女儿,握紧了她的小手,“纯子啊……不认识的……”





  青峰大辉把手机放在桌子最显眼的地方,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来电。

  上午的工作每隔一会儿就要看一看手机屏幕,甚至会点开通话记录查看,等到中午快要午休的时候,才终于等来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座机号,青峰大辉想都没想,连忙接听。


  “先生你好,这里是吉高寿司店,请问需要外卖吗?”


  “………”


  青峰嘴角刚挂上的笑容僵住,正要挂断时,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樱井良的声音。

  樱井良走过来伸手示意把电话交给他,一边小声地说,“阿新,别闹了……”

  吉高新撇撇嘴,把电话塞到樱井良手里,蹲下身将纯子抱了起来,“纯子我们走,不打扰爸爸了。”

  纯子突然冲着吉高新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手臂抱住吉高新的脖子,眼睛眯成了弯弯的小月芽,萌的吉高新心头一颤,偷偷地在她软软的脸颊上亲了好几口。



  “良!”青峰君听到良接过电话激动的喊了一声。

  “青…青峰君……”







————

短篇

日更  应该没几天就可以完结……的吧

如有食用不适请见谅


评论(3)
热度(24)

一蓑烟雨任平生

© 穆卿 | Powered by LOFTER